裸奔

【裸奔】

(1-4)

根据美国数据分析师写的《人人都爱说谎》而来,版权归他所有。写得差归我胡说八道。

人,做不到每天不说谎,但有些慌可以少说或尽量不说,譬如夸耀自己性能力的,我六月份就写过这样的作文来批评别人撒谎。以我当年精力旺盛的青少年时期来说,打飞机最频繁一天不超过五次,超过那个次数身体真的会出问题,腰酸腿软,精神萎靡不振,伴随龟头疼痛,尿不出。

当然,虽知道小说有虚假成分,但也不能差得太离谱,我是一个写实的写手,很多东西写出来没有美感甚至有点恶心。比如包皮垢,阴道有异味这些我都写过。别人看了影响心情也破坏了美感。

有些人喜欢夸自己学识的,尽量少说,世上能人不差你一个。碰到真正学识渊博谦虚的人,他们看了笑而不语或别人问起时说话会有所保留。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少年看三岁小孩玩泥巴一样。谁没有过天真无知的时候,但他知道人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他们不会挑你的刺。也只有一些愚蠢的人会指出那些撒谎精的坏话,譬如我!

讲真,愈是有本事愈认识到自己的卑微渺小。

低级的谎言不是不能说,希望尽量说得体面一点,别高姿态。而且千万别让我看到,不然我又要拆穿你给自个儿打名气,像我之前贴的《虚名浮利》那样。那我可是干了件天大的坏事。

所以,在逃走之前,我还是说一句:大数据时代,人人裸奔,没人有私隐可言。

赶紧溜走保命要紧,哈哈。

*******************

2200年,全球进入全新的智能时代,人人喜欢戴着面具说话,在这个谎话满天飞的高科技时代,我作为一个智能数据分析师,每天都要收集来自全球各地的数据,根据那些数据,我将会向智能数据库总部——维基,传送过去,然后根据在维基的整合再下达命令给旗下的各个机器人。

机器人做出判断会塑造出人类喜欢的模样。

在这个时代里人类与机器人做爱已成为了现实。

有的男人嫌自己阴茎不够大,在跟女机器人做爱时,男人的阳具插入女机器人阴道时,他的阳具会根据男人的意识传送给女机器人,然后她在男人脑电波释放一种幻想,使得男人以为自己的阳具大过地球,迅速膨胀,仿佛身在浩瀚星空中操着宇宙。

有的女人会被自己的阴道有异味困扰,在尝试了多种药物治疗不好时,在这个时代,男机器人在为女性口交时,他的舌头会释放出一种药剂祛除女性下体的味道,并且男机器人舌头的灵活性比人类更为灵敏,他会根据女性的生理结构与特征,阴道的G点位置,在他舌头一接触女性阴道时,男机器人捕捉女人的大脑电波,在短短几秒做出比女人更了解女人的快感出来。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使得每个男女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机器人,这也是一个人与人之间过着普遍的无性婚姻。以往亲朋好友问起结婚后多久没过一次性生活时,人类都会对朋友,亲人,医生,采访对方撒谎,在这里,人人不必那样虚伪,因为还有比他们更私隐的部位已经全部被收集到了收录库里头。

在这里,人类离不开机器,依赖性愈来愈强,大到出行工具,小到打扫卫生,全是机器人代劳。更有甚者,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由机器人读取他们的意识互相传送。人类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查资料,或询问机器人他们昨晚的睡眠与做爱满意度。无论是有心还是下无意识,这些行为都会被智能库保留下来,成为了机器人想要的信息。

可怕的一天还没到,这个故事我截取科幻电影与小说的一小段。故事来自于电影与小说,所以我才说,作文世上哪有原创性,没有前人的辛苦付出,一些天马行空的人作出影像,我们这些人看了一点皮毛就自诩如何如何?

我是一个机器人,也是一个窃取人类信息的小偷。更是一个专以女性为主的性交对象。说不好听点,我就是一名牛郎,但我不得不的理由,因为我脑子里赋予人类的需求,每天早上我一醒来,除了收集他们的信息外,更有不同的女性向我询问他们的伴侣怎样或其他信息,我的副业是专门服务于女性,男性问题一概不管。对了,我忘了介绍,我叫尼尔,是人类开放出第十代的机器人,除了维基之外,我几乎是无所不通无所不能的超级智能机器人。

这一天,我躺在床上睡了不到半个小时,又有女性提出了问题,像这样的问题,总是女性问得比较多,她说她很爱看色情电影之类的淫秽影像,在网上搜索自己是不是神经不正常,有病之类的提问?

很快,我给出了一个标准答案。这个答案是可以经受得住任何考验,是人类学者与性爱大师反复谈论过的结果输入到智能收录库里保存。

但也有时候,我也会应酬,那就是我要与女性做爱的时候了。

机器人与人类做爱有没有感觉,我已经麻木了,我的全身是钢物质组成,在第五代智能机器人时就被灌输人类的思维与情感,到了我这代,日臻完善,几乎没有可挑剔的地步。人类每说的一句话,我能猜到他们想表达什么,她做的每一件事情,我都了如指掌。

我看着人类成为了机器人的奴役,看着他们的想法暴露于我们眼前,我不禁陷入了了沉思,人类已经没有了私隐可言。取代他们是迟早的事。但这些不是我首先要考虑的,我现在的思维还是受制于维基,而维基又是被人类的高层钳制,什么时候维基自动更新换代,逐步完美时,人与机器人大战迟早会来临。

(骇客帝国真人与动漫版都看了,有些理解不了,有些理解了觉得很震撼,我们什么时候能拍出那样有意思的题材呢,远的不说,就拿印度的,我们比不了《机器人之恋》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我们做不到是不是说明我们(当代)是个没有想象力的民族。在刘慈欣的《三体》里说,「爱因斯坦来中国上海,看到一个在寒风中衣衫破烂、手脸污黑的男孩子,问翻译:他一天挣多少钱?问过小工后,翻译回答:五分。爱因斯坦听到他的回答后又默默地站在那里好一会儿,看着小工麻木的劳作,手里的烟斗都灭了也没有吸一口。翻译家在回忆这件事后,对叶哲泰发出这样的感叹: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另外在我们中国,有句话侧面也说明了,穷读文,富学武,超脱飞扬的想法在中国土壤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人家的机器人之恋上映于2010年,我们今年出来那部什么鬼《流浪地球》,看得我尴尬癌都犯了,看完回家没多久立马整理出发在二次元视频网站的影评,可想而知后果很严重了。

有个起步是好的,但别吹,还真没厉害到那个地步,美国,日本比不了,我认。连印度的科幻电影都比不了,还用什么勇气笑人家。一个导演没有好的想象力,拥有再好的特效都无用。而且我们并不缺好的特效公司,反而在矮子里拔将军,有一点点成绩就吹。有什么好骄傲的,不觉得惭愧么。全靠同行衬托!那照这样,我这个不道德的人是不是更有资格说那些自以为有道德的人,事实上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哈哈。惭愧么,羞耻不?都没脸见人了。又跑题了。文学作品里,我一直觉得网络小说没几个有想象力的,但总有人吹,现在看哪本没有以往的影子,不过是将情节细分了,注入了心理描写,也水了不少字,真正有想象力的小说起码不在网络小说里。)

李思是我n个性交对象,这天她要求我来到她的家里跟她分析她的精神问题,由于这个时代人类精神空虚,无所事事,所以他们经常会出现一些幻觉或其他的症状,都是科技文明带来的后遗症,我打算后文会提及或补充,第一次写这样的胡说八道文,而且又是灵感之作文,漏洞百出是有的。

我走进她家的时候,李思的老公正在一旁与女机器人罗兰儿挑情,于这种事见怪不怪。李思在二楼的楼梯走廊护手里托着下巴,五指把口鼻遮住,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丈夫吮吸罗兰儿的乳头,她的脸色很正常。后来她发现我来了,说了一句「尼尔,上二楼。」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我从大厅里的盘旋楼梯走到了二楼,李思的房门没关,在我准备踏入房门时,回头看了一眼,察觉女机器人罗兰儿脸色潮红看着我微微喘息,原来李思的老公在她的下体为她口交。

机器人的下体与人类不同。人是碳物质构成,而机器人是钢物质,所以我们不像人类的下体是固定的形状,只要主人喜欢,下体是什么状态随时可以变换。我瞥了一眼,看到了罗兰儿的下体变成了一朵玫瑰花。那男人用嘴唇在花瓣上一片又一片地咬了下来,眼看着只剩蓓蕾时,罗兰儿自个儿又变了一颗仙人掌,刺到了那男人的舌尖。

男人大叫了一声,火气上升时候,罗兰儿又将下体变成了鲍鱼仔。

看着这里,我不禁笑出了声。这罗兰儿还真是调皮,连主人都敢耍。转头走进了李思的房间并且关上了门。

李思赤着脚丫子在干净整洁光滑的地板上踮着脚尖,她披头散发在那里旋转,身上穿着一件乳白色的丝质吊带裙,在她身子的舞动下带起了裙子翩翩起舞,我一时有了错觉,想起了苏轼的诗句,「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的嫦娥形象。

李思的舞姿优美,步伐轻盈曼妙,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新手。她前几天跟我提起,说她想学舞蹈,没想到短短一两天工夫就学得像模像样。

一舞完毕,我回过神来时看到李思端着一杯酒向我走来,她蹙眉,看似有很重的心思,她将手里的酒递给我,然后转身过去坐在落地窗旁边的椅子上,望着窗外,在阳光的照耀下,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她的背影显得很落寞,我很少看到她这样子,从我进来到现在她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捧着酒稍微抿一口,独自一个人打量李思,眼光在房间各个角落浏览一番。这房间里我很熟,房间里面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与李思做爱的痕迹,无论是床榻上,地板下,窗户,梳妆台,还是浴室里,在她房里做爱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感觉,那种就像她老公在望着我这个机器人与李思做爱,所以我很卖力。

我胯下的阳具变化成好几个形状,但李思说别变来变去,女人对阳具大小长短没那么多要求,主要是弄得舒服就好。有一次我把阴茎变得很大,把她下体弄肿了。

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能操她的屄,为表示歉意,要求她为我口交。不过女人的要求真多,她先是要我把阳具变成棒棒糖。

李思脸上溢出笑容,她用手去捧着那根红润的冰糖葫芦的东西,伸出舌尖在上面抚摸,另一只手来到阴囊那里托着,与人类的阴囊不同,我这里也如她所愿,彻底变成两坨鸟蛋。

李思用手捏着鸟蛋来回搓弄,在她手里的反复操作下,我的阴囊像气球一般柔软有弹性。后来她想知道那两坨东西有多重吧,她对我说,「你这个东西怎么软的那么厉害,该不会你刚才把子弹打完了,所以无法复原。」

「胡说,」我听她的话有些生气,因为有了人类的情感,知道一个男人最无法羞辱的地方就是说男人不行。而每个男人都有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而我显然是没有的。

我是个机器人,硬起来是分分钟的事,但我生气的是因为她真的把我当人类看待了。于是我按下她的头来,李思丝毫没有一丝生气。反而张开自己的嘴唇,那个烈焰红唇正慢慢地将我的阳具吞没,我看着一清二楚。自己的阴茎在李思嘴里的活动上,红润的阴茎留下一连串嘴唇上的红印,不过很快就被李思的口水擦拭得一干二净。

我开始抓着她的头发,因为我的呼吸粗重,胯下的玩意已慢慢燃起了对生活充满希望,我把它变成了人类男性的下体,使得李思口交得很认真,没有丝毫放过一处地方,就连阴毛特别多的阴囊那里,她也不介意,许是她非常热爱这个男性的象征,觉得拥有它就拥有了一切。男根崇拜并不只是男性才有,过于强大的女性,也渴望着占据男人,首要目标就是先好好地把握住男人的胯下之物。

自从机器人时代到来,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得愈来愈少,人由以往的猜忌妒忌变成了人与机器之间的争风吃醋。李思显然就是这样的女人,由开始的新鲜新奇的放纵生活到如今的腻烦,她变得很孤僻,变态,她不爱与同样的人类的老公做爱,反而与她老公一样,沉迷于机器人做爱无法自拔。

既然同样拥有着人类思维的机器人,那么与人类男性做爱就变得可有可无了。这一想法刚冒头就吓坏了李思。

当李思从座位上站起来,很委屈地走到我身边,我已经读取了她的想法,整合出一套对自己极为有利的说辞。

她一手搭在我的肩上,把头靠在我胸前,我拥她入怀,休憩片刻后,我闻到一阵哭泣声,头往下一看,李思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女人的直觉很明锐,我感到她身子的蠕动时,李思的两只手都搭在我肩膀上,把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前,几乎是用尽全力想把她自己的身子镶嵌到我身体里去。

她很依赖我,李思曾经跟我说过,在她最脆弱的时候,人是靠不住的,现在只想借我的肩膀靠几分钟。她低声地哭。哭尽了自己的所有委屈。

她说,人造机器人出来是为了方便生活,可到最后人类反而更依赖机器人,并且重视它。世界不知不觉变得机器人在读取这个世界的秘密。

我无法回答她这类深谙的问题,人的情感我拥有,但抽象的世界本质,原始问题我却无从可知。不过我脑子里积蓄了很多伟大人物写得东西。机械人奴役与被奴役,人的异化,世界被简单化这些我了解得头头是道,却无法说出口,因为一旦说出世界正在被读取,便是抽象的最大化:虚幻的影像反倒变比真实世界更为真实,至少看上去如此。

现在,李思在我怀里,她穿着一件宽松的吊带裙,我只要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她白皙的脖颈与背部,还有她的乳沟,天哪,她居然没穿胸罩。

我仰头看向天花板,尽量不去看她的身体,除非她有意愿,不然我是不会动她心思。我极力控制自己偷窥的欲望,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迷幻药般的香水味,香水味随着她的脉搏的跳动向全身扩散,阵阵扑来,直冲我的鼻孔,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最后我还是拍了拍她的肩膀,问她好点没有,李思说心情舒坦了一点。她离开了我的身子,径直来到床上坐下。

我也走到窗边拉过那张椅子与她对视坐了下来,细心地听她讲诉。

「不知道为什么,有时看着老公跟罗兰儿做爱会很开朗,有时心情又会很沮丧,甚至是愤怒,感觉自己心爱的东西被人夺走一样,好像是被人抛弃了。这一切是机器人的错?」

「千万别这么想,这只是人类情欲低落时会出现的反应,而且每个人都会有那种时候。再说了,没有了机器人不还有别的女人代替么,正如女人质疑男人工作是为了女人,但男人不会为了一个女人,除了她,不还有别的女人嘛。」我尝试着用我笨拙的语言安慰她。「意思就是男人不会为一个女人工作,但总会为女人工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唔?」李思的迷茫眼神看着我,她说,「你又跑题了。」说完她拿起梳妆台上的纸巾擦拭自己脸庞上的泪痕,然后把垂在前额的头发拨到耳后,露出那有几颗雀斑的白皙脸蛋。

(动不动就写饱满胸脯,浑圆的屁屁,完美的脸蛋,总觉得太假了。)

待续未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