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国度

1。初入死城

(就是这里了吗。)随着一道光门凭空出现,一个身体被斗篷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少年从光门走出来,来到一处像是遗迹的建筑物的室内,遗迹看起来很十分古老破旧,身后的出口已经被巨石堵住,如果不是预先得知他要找的目标就在这里面,他肯定不会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人居住。

「有人吗……啊。」和少年预想中的荒凉场景不同,还有为数不多的人在这个地方,虽然很简陋,但还是可以看出居住点的轮廓。

「我等您很久了,恶魔狩猎者。」一个动听的声音轻轻地传入少年的耳中,他才发现在遗迹正中央的大厅,一个女孩正面对着他。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金色的长发梳地整整齐齐,五官宛若雕琢出来的一般,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连衣裙的末端从雪白逐渐转成黑色,虽然赤足站在地面上,但依旧是一尘不染,眼睛轻轻地闭着,仿佛在聆听着什么。

「唔,你是在说我吗?」少年挠了挠脑袋有些疑惑,显然没想到会被人这么说。

「这里是被诅咒的死亡之国的圣域,在这里腐朽之前,我是这个圣域的守护者。」女孩没有直接回答少年的问题,转而先介绍起了这个地方的来源,「这个地方已经被丧尸占据,虽然为数不多,但还是有活人躲藏在这个地方。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会来到这个诅咒之地,但能看得出您是个有力量的人,拜托您救救他们吧。」

「等等,难道敌人是不死者……」

「嗯,虽然我不怎么强,但是还是可以帮助到您的。我天生就有奇特的力量,可以将灵魂转化成增强生者的力量,如果有丧尸的灵魂的话可以交给我来让您变强,然后用这个力量将罪恶的源头,这个国家的女王打倒吧。」

「等等,罪魁祸首是女王?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

「没有不对劲的,这个国家的女王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她的母亲前任女王去世后,畏惧死亡的她不断收集灵魂和恶魔交易,如果能将她打倒,解放她体内的灵魂,就能够终结这一切的悲剧吧。」

「等等,我开始混乱了,麻烦你能不能讲得更详细一点……」

从灯塔守护者的进一步解释中,少年才渐渐弄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曾经,这个国家极为富裕繁荣,实力在整个大陆都可以说是首屈一指,但有一天,毁灭降临在这个强大的国家之上。统治着国家的女王不断收集灵魂和恶魔交易,使得国家陷入一片混乱,继而很快就被恶魔攻陷。

恶魔杀掉了所有的男人,剩下的女人也被夺走了灵魂,国家也理所当然地灭亡了。虽然其他国家对这个国家灭亡时产生的空白垂涎三尺,但是他们不敢踏进这个国家一步,因为失去了灵魂的丧尸依旧徘徊在这个国家的每一处,成为了亡国之女。

「……」听到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少年不禁默然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这个故事会是这个节奏,(为什么男的杀光,女的则变成不死者呢……不过这样子的话,就麻烦了啊……)

(如果任务只是消灭恶魔的话,那的确是很简单,但偏偏……)想到这里,少年的头不禁隐隐作痛,(算了,直接把女王解决掉,然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灯塔守护者,请问女王现在在什么地方。」想通了的少年看向灯塔守护者问道,「我想速战速决。」

「做不到的,先不说您和吸收了无数灵魂的她在战斗力上巨大的差距。」灯塔守护者摇摇头,依旧是一副恬静的神情,「曾经为了防止有人通过圣域的传送门突袭皇宫,需要通过圣域前往另外三个区域解除那里的封印才能打开通往皇宫的道路。」

「……也就是说我还得先打掉三个关卡,然后才能面对最后的头目……」少年感觉自己的头愈发疼了,(原本以为自己的任务会很简单……好像都很困难……)

(算了,先去这遗迹周围看看吧……)这么想着的少年离开遗迹中央,开始朝着外围走去。

出乎少年意料的是,虽然能想象到这里不会有多少人,但走了一圈下来,他只看到了一个人,这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棕色的短发被红兜帽覆盖着,系着粗布围裙,还有一些矿石碎屑在她可爱的小脸上。此时她白嫩的小手拿着一把和身体不符的铁锤,正不断地敲打着一块剑胚。

「哎呀,你就新来的送死……勇者吗?」看到少年过来,铁匠说道,「想不到现在还会有人过来。」

「你是……?」少年疑惑地看着小女孩,只听铁匠说道,「我是这里的铁匠,虽然不能做出最好的武器,但是如果只是对付一般的丧尸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唔,那到时候拜托了。」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四周,「奇怪了,这里难道就你一个人吗?」

「当然不是,这里原本还有一个商人,不过她前段时间通过传送阵去了矿山寻找货物,好拿回来卖给你们这样的冒险者。」

「……哇,真是不怕死。」一想到一个商人为了钱财跑去满是丧尸的地方,少年实在不知道该佩服还是无语,「真的是人为财死……」

「总之你需要买东西的话,就去把商人带回来吧。」说完铁匠便不再理会少年,继续开始捶打起胚子。

(看来第一个目标已经确定了,就去矿山把商人带回来吧,既然是那个目的的话,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

塔尔帕矿山,这是这个国家矿物资源的主要产地,而如今,徘徊着无数由矿奴变成的丧尸,而在矿山的最深处,一个强大的恶魔守护着封印。

「这宛若游戏旁白一样的介绍是什么情况……」少年有些无语地看着眼前的场景,矿山里隧道的可视度相当低,只能通过还在燃烧的火把勉强看清不远处的场景。

(丧尸的话,应该会很狰狞恐怖吧。)少年的脑海里,不禁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些影视作品里,那些满身伤痕,器官从伤口流出来,腐烂程度严重,白天都能吓死人的丧尸,这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行,就算没有危险,突然窜出来也够吓人了……)

(对了,我有办法了。)少年灵光一闪,然后手中光芒一闪,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朦胧起来,仿佛要随时散去一般,(装备魔法雾化躯体,有了这个就不会被战斗破坏,而且身体变成了雾的话,那些丧尸也不会感应到了吧。)

因为雾化躯体而信心大增的少年开始大喇喇地朝矿山深处走去,然而没多久就遇到了状况。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女孩一头黑色的短发,血红色的眼睛没有焦距,无神地看着前方,嘴巴微微张开着,浑身上下不着片缕,小小的胸部和耻丘让人一览无余,而她仿佛并不在意一般,只是在无意识地移动着,从小小的嘴中不断地传出低吼声,而她没有光泽的灰色肌肤则说明了她的身份——一个丧尸。

「这……这……这……」少年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女孩,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而下半身则很诚实地挺了起来,好一会儿后少年才惊讶地说道,「这个国家居然用童工,真是不人道。」

「不对,我好像弄错重点了……」少年走到丧尸女孩面前,把手伸到她面前挥了挥,结果她毫无反应,「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是对的,丧尸并不会攻击雾化的我,那我是不是可以……」

看到丧尸女孩不设防地将小小的裸体展现在自己的眼前,少年实在是有些把控不住自己,哪怕眼前的是丧尸,他也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攀在丧尸女孩小小的胸脯上,然后……手就如雾一样在碰到胸部的瞬间散开了,「果然不行吗……算了,反正还能用攻击手段就行了。」

想到这里少年摇摇头,开始向深处走去,只不过短短的几百米路程,少年就看到了不下二十只丧尸,从十岁的丧尸女孩,到三十多岁的女丧尸都能在这之中找到,让少年在感慨这个国家残暴的同时,肉棒也变得更加残暴起来,可惜因为雾化躯体,让他只能看到肉却不能吃,让他大为可惜。

「矿山的深处,就是这里了吧。」在二十多分钟后,少年走到一扇门前,门后是往下的台阶,而少年也很狗血地感受到前方有强大的气息,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感受到的。

「那边的冒险者,能不能帮帮我!」在矿井深处摸索的过程中,一个声音吸引了少年的注意力,少年循声走去,发现一个穿着骑士铠,把金色长发束在脑后的少女站在高处,而低处则有两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长着蛇发的青肤女子围堵着她。

听到少女的呼声,蛇妖将目光转移到少年身上,还没等她们发难,一声虎啸凭空从少年身上传出,而在少女疑惑的时候,只见两只蛇妖如烂泥样一下子瘫到地上没了气息,而少年的身后则有一只全副武装的老虎虚影,正惊讶间,只听少年淡淡说道,「王虎的效果,只要在场上存在,破坏攻击力1400以下的召唤·特殊召唤怪兽。」

「那个……请问阁下在说什么?」少女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

「哦,没事,不用在意,只是习惯解说了,虽然大部分包括你在内的人都听不懂。」少年咳嗽了一声后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来打倒魔物了。」说到这里少女的表情变得黯淡起来,「但只是两只蛇妖就把我……」

「那就去圣域呆着吧,反正我迟早要把这里……」

「不行,我不能因为这样的挫折就放弃。」少女的神情一下子坚定起来,拿起武器后往外走去,「这里有阁下的话,打倒这里的魔物肯定是没有问题了,那么我就去其他的地方好了。」

「嗯,等等,说起来你知道这矿山中有个商人在什么地方吗?」

「商人啊……」少女想了一下后说道,「我在这个矿山深处的上方看到过一个女孩背着一个大的包裹,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嗯,应该是吧,到时候去看看。」少年沉吟了一下后和少女分开,继续往深处走去。

「哈哈哈,又是愚蠢的冒险者吗?」在矿山的深处,一个肆无忌惮的声音在其中响彻着,声音的发出者是一个巨大的魔物,看起来有一层半楼高,上半身是一个银色长发不着片缕的美丽女子,而从阴部以下则是巨大的红色蜘蛛身体,她讥讽地看着眼前这个空手,瘦弱的冒险家,显然他会和以前对付过的冒险家一样很快就变成一具尸体,而灵魂则被她吞噬。

「你话太多了。」说完少年的双手一闪,一只戴着满是钉刺的铁环的粗壮大手凭空出现,同时手里拿着一个绿色的喷剂,「尖刺神的杀虫剂,破坏场上所有表侧表示的昆虫组怪兽。」

「你……你做了什么……啊啊啊啊——」没等蜘蛛女反应过来,粗壮大手一按喷剂,深绿色的药剂从中喷出,而被喷到的蜘蛛女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以极快的速度消逝着,没等她惨叫完便瘫倒在地上,再没有一点气息。

「嗯,那么这一层就搞定了,接下来就是找到商人回去了。」

2。突变

「你就是商人吗?」在满是丧尸的矿洞中,找到一个人类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很快少年就发现了一个背着大包的女孩,看上去和铁匠铺的少女差不多大,一头亚麻色的头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满是口袋的衣服上插着各种各样的商品,可爱的小脸上现在满是害怕和紧张,而看到少年出现,商人很是松了一口气,「呼,我都以为不会再有人过来了。」

「说起来你怎么会在这呢?」少年打量了下周围,发现商人所处的地方是这个矿洞的休息室,周围的柜子有明显的翻找过的痕迹,他反应过来,「你是在找货物?」

「是啊,你们要打败这里的女王,总会需要药品什么的吧,我就靠这个赚点灵魂。」

「咦,你也收灵魂?」

「是啊,这个遗迹是不用金钱交易的,只有灵魂才是硬通货。」说到这里商人有些期冀地看向少年,「你一路打到这里消耗一定很大吧,要不要在我这里买点东西?」

「唔……」少年有些纳闷商人为什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不过还是老老实实说道,「我没有这种东西,而且也不怎么需要这些商品。」

「诶,怎么这样。」商人有些不满地说道,显然对少年的回答很是不满意,不过还是说道,「不管怎么说,先带我回去吧,以后你有需要的东西也能找我。」

「说的也是,那么跟着我走吧。」

——————————

「这么快就打败了矿山的魔物,真是辛苦你了。」回到圣域后,灯塔守护者对着少年点点头说道,「今天请好好休息,今晚我会将第二个封印解开,明天就可以进入了。」

「虽然还不是很累。」少年挠挠头,回想了一下自己在矿山中如入无人之境的过程,完全无法和辛苦搭上边,不过既然不能一口气解决,他便点点头说道,「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先去休息了。」

「休息的房间在那边,还有很多空房间,请随意。」

「嗯,知道了。」

「啊,总算回来了。」商人少女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我被困在矿山几天都没休息,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

「唔…想上厕所…」半夜,少年迷迷糊糊地直起身子喃喃着,突然一个激灵,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糟了,我忘记问厕所在哪了…」

少年走出石头堆砌成的房间,然后看到十几米外一个小小的背影,少年揉揉眼睛,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商人少女,此时她蹒跚地走进一个房间,仿佛没睡醒一样。

(没记错的话她的房间应该是另一边,那么她是去的地方是厕所吧,那就先等等吧。)想到这里,少年便回身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着商人少女出来。

「呜!」没等少年做多久,商人少女进去的房间里传来了沉闷的呜呜声,然后便是布料和布料的摩擦声,这让少年愣了一下,「这难道是…便秘?」

「呜——呜呜——」没一会儿,呜呜声变得急促激烈起来,摩擦声也愈发地清晰起来,少年也开始感觉不对劲了起来,「好像不是便秘,而是两个人扭打的声音…得看看是怎么回事。」

——————

(这个是…)当伍豪凑近门口往里看的时候,差点叫了出来——只见在简陋的石床上,两个不着片缕的女性肉体在交缠着,虽然因为圣域缺少灯光而无法看清更多的细节,但已经足够少年观察里面发生了什么。

稍高一些的少女将娇小的女孩压在身下,两个人的脑袋紧紧地贴在一起,呜呜的声音正是从女孩的嘴里发出的,只见女孩的身体疯狂地扭动着,想要摆脱少女的钳制,但少女的力气显然更大一分,她其中一只手紧紧将女孩举起来的两只手扣住,而另一只手则不断地撕扯着女孩下半身的衣物,两腿则如钳子一样夹住女孩的双腿,整个画面看起来颇为淫靡。

(哇,要不要这么劲爆…)少年不禁暗暗腹诽,同时转念一想,这莫不是末世环境下所造成的释放本能吗?回想一下,现在这个地方到处都是丧尸,至于离开的法子自己没问,不过应该也是没有的,这里七零八落散着的勇者尸体也说明敌人强大,难以战胜,这种情况下人的精神说不定会崩溃,然后做出一些平时根本不会做的事情,例如眼前发生的这一场好戏。不过…

(为什么不是来找我呢…)少年看着自己已经立起帐篷的裤裆郁闷地想道,哪怕自己长得不怎么帅,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说都比磨豆腐要舒服一些吧。

正在少年腹诽的时候,房间里的两人出现了新的变化,只见少女将女孩下半身的衣物全部扯碎,然后将手指粗暴地插了进去,然后疯狂地搅动着女孩未发育完全的蜜壶。这个动作造成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虽然看不清女孩的表情,少年也能猜到她现在应该是瞳孔缩小,一脸惊惶,只见女孩没被少女束缚住的身体更加疯狂地扭动着,但这挣扎显然是徒劳的。

而随着少女的手指不断的抽插以及数次挣扎,女孩的体力被消耗殆尽,渐渐地只能随着少女手指的动作微微地抽搐着,就好像一个木偶一样被不断地拨弄着,这一幕让少年尤为兴奋,恨不得能打开灯看个仔细。过了一会儿,女孩的抽搐变得剧烈了起来,仿佛进入了一个临界点一样,少年知道这是女孩到达高潮的征兆,未经人事的女孩就这样进入了自己的第一次高潮,这让少年一时间唏嘘不已。

「……」突然毫无征兆的,两人的动作猛地停下来了,突兀得就如高速奔行的车辆一下子停了下来而不是慢慢缓下来,这让少年一阵奇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个是…」正当少年纳闷的时候,少女和女孩猛地将脑袋转向少年,血红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极为显眼!没等少年从愣神中反应过来,只见少女和女孩猛地扑向了少年,动作之凶猛完全不像是一个刚进行了床戏的少女。

(这是怎么回事!)少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但手上的动作却完全不慢,只见他手一挥,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如同魔术道具一样的伸缩夹子,「发动陷阱卡,魔术护臂,对方怪兽攻击时,当对方场上有两只以上的怪兽时发动,直到回合结束得到攻击怪兽以外的一只怪兽的控制权,并和攻击怪兽进行战斗!」

少年话语刚落,只见魔术护臂猛地飞出,将商人身后的铁匠夹住并以极快的速度拉到少年的身前。铁匠被夹子放下来后,不再朝着少年攻击,而是护在少年身前挡住了商人的道路,而商人也很配合地不再扑向少年,转而将脑袋转到铁匠身上并扑上去和铁匠厮打起来。

丧尸的战斗过程是极为枯燥的,或许更高级的丧尸会保留生前的战斗技巧,不过这种东西和生前是商人和铁匠的两个丧尸完全不搭边,因此两个丧尸的战斗就好像两个不倒翁在战斗,简单无脑,而又持久。不过战斗总会分出一个结果,原本就从事力气活,丧尸化后力量被进一步增强的铁匠将商人再一次打倒在地,只不过这一次商人没再爬起来,而铁匠也仿佛知道商人失去战斗能力一般,没再继续攻击。

「结束了啊。」看到战斗结束了,少年才松了一口气,他打开房间里的魔法灯,这才让他看清楚房间里的一切——石床上的床单残留着少女刚刚交战时产生的水迹,商人躺在地上,丧尸化的她皮肤变成了深棕色,嘴巴微张,血红色的双眼无神看着天空,而一旁静静站着的铁匠少女皮肤因为丧尸化变成了深灰色,双眼定定地看着前方,就如人偶一样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

「奇怪了。」少年左右打量着身旁的两个丧尸,根据他的印象,丧尸病毒的传播一般是通过伤口来进入身体,而商人和铁匠裸露的肌肤上没有半点伤痕,铁匠还可以用病毒通过体液传播来解释,但商人的话…

「结果,她也没能逃过这个命运啊。」就在少年思考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回过身,赫然是灯塔守护者,她的神情依旧很平静,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对她造成影响一般,少年听出灯塔守护者话里的意思,好奇问道,「你是说…你知道商人会变成丧尸?」

「不是知道,只是猜测罢了。」灯塔守护者并没有在意少年的怀疑,依旧是用平淡的语气说道,「你知道这里的丧尸是怎么产生的吗?」

「怎么产生的…难道不是病毒吗?」

「不是这样的。」灯塔守护者摇摇头,解释道,「这个王国的丧尸,都是因为灵魂被诅咒消灭,然后失去灵魂的身体被诅咒所影响而产生的。」

「诶?」少年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个可能。

「女王在剥夺了大部分臣民灵魂的同时,还将诅咒覆盖了整个王国,诅咒在不断地侵蚀着幸存者的灵魂,诅咒的强度不算高,但人的灵魂在日积月累之下终有一日会被消磨殆尽,再加上诅咒形成的丧尸也是主要攻击灵魂,所以…」

「所以商人身上没有一点伤口,却变成了丧尸,并把铁匠也变成了丧尸。」少年点头道,「难怪之前在矿山见到的丧尸,身上都是完好无损的。」

「很高兴能解决你的疑惑,不过旁边这个丧尸…」灯塔守护者用有些迟疑的语气说道,「好像还能行动,为什么…」

「咳,她中了我的束缚术,现在就跟靶子一样不能动的。」少年轻轻咳了一声解释道,「不用担心她会伤人。」

「我知道了。」灯塔守护者点点头,看样子是接受了少年的说法,「那么请尽早休息,明日还麻烦你继续消灭魔物了。」

「呼,这都是什么事啊……」看到灯塔守护者离开,少年叹了一口气,「这样一搞哪里还会有睡意……咦?」

突然少年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着站在一旁的铁匠,若有所思。

3。实验

「首先看看魔术护臂的持续时间还有多久吧。」少年看了看悬空的系统界面上显示的数据,陷入了思考,「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啊,这个一回合可真长…不过这样也足够了。」

「听得到我说话吗。」少年向着眼前的女孩说道。

「……」听到少年的话,女孩缓缓地转过脑袋,表情没有一丝变化,直勾勾地盯着少年。

虽然知道女孩不会攻击自己,但被丧尸这样盯着,多少还是让少年有些不自在,他开始试探地说道:「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呃……」女孩的喉咙里传出阵阵的低吼声,听起来尤为哀怨。

「看起来变成丧尸后失去了语言能力啊。」少年看着不断发出低吼的女孩摸着下巴琢磨着,「好了不用说话了,现在把你的衣服完完整整地脱下来,脱下来后叠好放在一旁。」

「……」女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唔…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呃……」女孩低吟着,将身上凌乱的铁匠服粗暴地撕扯着,直到身上所有的衣物都变成布片才停下来。少年打量着眼前不着片缕的女孩,没有发育完全的娇小身体就这样毫不掩饰地展现在他眼前,下体稀稀疏疏的阴毛还不足以挡住女孩的股间。

「嗯…」看到眼前的场景,虽然知道她现在是具有危险性的丧尸,少年的下体还是挺立了起来,而这个反应又让少年感到一丝愧疚,「唔,对着小女孩,而且还是尸体起反应,是不是太禽兽…」

「不过什么都不做那算不算禽兽不如呢…」不过少年想了一想很快就释然了,「不对,虽然她是人类的造型,但已经是丧尸了,那自然不能算人类了…没错,就是这样。」

「坐到我的腿上来。」少年脱下裤子和内裤,让自己的下体耸立在空气中,女孩一步一步地走到少年面前,转过身后一屁股坐在少年的腿上,少年挺立的下体一下子被女孩光滑的大腿紧紧地夹住,让少年舒服地叹了一口气,将心中最后一点顾虑抛在脑后。

显然是刚刚变成丧尸,女孩的身体还残留着一些温度,不至于像其他的丧尸一样冷冰冰的。少年的两只手攀上女孩尚未发育的胸部,夹住女孩因为丧尸化而变成浅灰色的樱桃揉捏起来。

因为眼前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少年的动作极为粗暴,疯狂地搓揉女孩的樱桃,仿佛要将它们拧下来一样,而女孩被这么施暴,只是无神地看着前方。

少年在把玩女孩的樱桃几分钟后便停手了,无他,只是因为对方完全没有反应而感觉有些败兴。女孩的身体已经死去,暂时温暖的身体终究会变得冰凉,此刻湿润的下体终究会变得干涸,而女孩胸前的两点樱桃,自然也不会因为少年的动作而有所反应。虽然女孩身体的手感很好,但一具没有任何回应的人偶实在无法让少年愉快起来。

「干脆趁现在试试看这个好了。」少年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闪烁着奇异光芒的羽毛,只见少年拿着羽毛摇晃了一下,点点晶光从羽毛洒落下来。

在晶光触及女孩的一瞬间,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女孩深灰色的皮肤逐渐变淡直至变成人类的肤色,红色的眸子也变回了原来的棕色,逐渐冰凉下去的身体也重新温暖起来,少年依旧捏着女孩樱桃的手能感觉到,女孩的樱桃在他的搓揉下开始变硬变挺,唯二没发生变化的,就是女孩那呆滞的表情和没有焦距的双眼。

「身体成功变回人类了啊,就是不知道其他方面有没有受到影响。」少年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这个东西居然真的有用啊。」

少年手中的羽毛并不是源自他的力量,而是从一个在矿山中死去的冒险者身上获得的,虽然不明白原理,不过少年还是找到了它的用法,它挥洒出来的光点可以让丧尸变回人类,也可以让通过道具这个变成人类的丧尸再变回丧尸。

这个道具听起来很好,但有着很巨大的缺点,首先便是只能对完全失去抵抗的丧尸使用,比如此刻倒在地上的丧尸商人,然后便是丧尸回复成人类后,并不代表这个人能复活,失去的灵魂不会再回来,这个人类终究只是一个活死人,是没有灵魂的肉人偶。这一度让少年腹诽这样鸡肋的道具有什么用,直到他看到死去的冒险者不远处躺着下体一片狼藉的女奴,他才恍然大悟。

「不过话说回来,对还能行动的丧尸使用这个道具这还是第一次成功啊。」少年抱着女孩逐渐温暖的肉体自言自语地说道,「那么和其他变回人类的丧尸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呢。」

想到这里,少年的双手再一次揉捏起女孩小小的胸部,几分钟之后少年感觉到了不同,樱桃在少年双手的揉捏下变得挺立起来,女孩的呼吸也开始粗重起来,连带着身体也微微起伏。

(身体的机能回复程度比倒下的丧尸要高啊。)少年有些好奇地想着,他在矿山的时候也试过对回复成人类的丧尸进行刺激,但对方对外界的反应不比丧尸好多少,就好像木偶一样。

「那么再试试看别的吧,站起来,然后转过身面对我。」听到少年的命令,女孩从少年的腿上离开,回过身定定地看着少年。与此同时少年也在打量着女孩,变回人类的女孩身上再看不出一丝丧尸的影子,挺立的樱桃变回了粉红色,晶莹的液体从光溜溜的下体流出,在光滑的大腿上划下一道又一道水痕,看起来女孩的肉体完全没有问题了,只是女孩的双眼依旧没有神采,没有一点焦距。

「看来就算是从有活动能力的丧尸变成人类,也不可能真正变回人类啊。」少年有点无奈地自言自语,继续说道,「那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能…」女孩用没有起伏的语气说道。

「嗯,真不错,最起码可以说话了。」少年满意地点点头说道,「那么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是…我叫…是来自邻国…的铁匠…来这里…」女孩断断续续地说着,可能是因为变成丧尸导致的记忆受损,她的自我介绍中有不少信息被略去了,不过少年并不在意,而是继续说道,「好了,我知道了,那么我对你来说是什么人?」

「你是来到这里的冒险者…」可能是因为是比较近期的记忆,女孩说话明显流利了起来,「我要用我的一切来帮助你…」

「唔,我可没这么设定过啊。」听到女孩的话,少年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我是铁匠…我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和服务冒险者而存在的…」

「虽然可以吐槽的地方有点多,不过还是算了。」少年摇摇头决定不再纠结里面的逻辑问题,转而换了一个问题,「你能不能变回平时的状态,就是我刚来到这里时你的样子。」

「嗯。」女孩点点头后闭上眼睛,当她将眼睛睁开之后,她的双眼变得灵动起来,表情不再那么僵硬,开始变得有生机起来,如果不是她眼睛的最深处依旧是一片空虚,想必不会有人把她当成一个没有灵魂的肉人偶。

「啊啊啊啊啊——」变回原来姿态的女孩看到下体一柱擎天的少年先是一愣,发觉到自己身体的异常后大声尖叫起来,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她立刻用手挡住胸部和下体,女孩紧紧夹着自己的大腿,试图不让少年看到自己的异常。

「你这个变…」女孩用羞怒的语气大喊着,但后来想到什么,马上放缓语气,试图平静地说道,「能不能先出去一下,让我先换衣服…」

「那可不行哦。」少年坏笑着说道,「我晚上来这里可是有事情要你帮忙,你怎么能拒之门外呢?」

「的、的确是这样啊…」听到少年这么说,女孩想了想,只好放弃劝说少年离开,只能想办法尽快帮少年解决事情好打发走她,「那…有…有什么事我能帮你呢…」

「其实也没什么,我的下面很不舒服,肿得厉害。」少年指了指自己的下体说道,「为了明天的战斗,我就来找你帮忙了。」

「但…但是我…」看着少年狰狞的下体,女孩想要逃开,但潜意识里「要帮助冒险者」的规则牢牢地束缚着她,让她只能用别的方法劝说,「不舒服的话不是应该找灯塔守护者吗,我只是一个铁匠,治病什么的…」

「我这毛病不需要她来解决,你就可以了!」

「诶…那,那我要怎么做…」听到少年的话,女孩只能硬着头皮问道。

「用你经过润滑的手来安抚我的下体。」

「什、什么…?」

「还需要我多说吗?」少年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帮我撸管,直到我射出来为止。」

「这…这个…」女孩想要推脱,但终究无法拒绝少年的要求,只能无奈地说道,「嗯,我明白了,那我先去打一壶水来…」

「不用那么麻烦。」少年指了指女孩的下体说道,「你就一边自慰,一边用自慰出来的液体来润滑吧。」

「呜……」女孩的脸上露出了极为纠结的表情,显然是极为不乐意,但渐渐地转变成坚定和胆怯混合的表情,「我明白了…」

「那么过来吧。」

「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