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温柔的强奸

不管你们做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能始终温柔地对待她,那么,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她给了你一份记忆。

临终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刹那,没有怨恨的强奸才会了无遗,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摘自《易中秋日记》

易中秋漫无目地的在街上走着。一边走一边欣赏着一个女孩的小腿。这是一双美腿。他突然想起一句书上看到的话:一个女人若小腿不美,其余的也就不足观。这个女孩拐了个弯,从身边飘了过去,飘出了他的视线。易中秋心里泛起一种想赶上去看看其面貌的冲动,又忽然间觉到一丝慵懒。有的女孩,身材,曲线都很令人神往,但看了面貌后,只会觉得这优点变得愈发地突出,感受比先前百倍的强烈。

想到总是要到衣柜里扒腾一件合适的衬衫,易中秋朝商场方向走去。他的目光显得惘然若失,有一丝慵懒惆怅的味道。通常只是在某个美女进入视线时,才骤然放射出一圈比较耀眼的光华,但瞬间又被凝聚成了一个点,点的光芒,通常随着目标的远去和心情的失落而渐趋黯淡。

他看女人的目光不是那种色迷迷的,却也并不小心翼翼,文饰收敛。他的目光比较大胆,肆无忌惮,几乎是凝视对方。仿佛欣赏着的是一件精美的雕塑品,而不是一个美妙大活人。

易中秋今年25岁,还没有谈过恋爱。在他的爱情历险记里,曾经有过几次深情的表白。而且写这历险记的时间也不算晚,一直可以追溯到读幼儿园的时候。他不属于那种把爱和机会同时闷在心里,发霉发烂后一起断送掉的人。不巧的是,他喜欢的女孩都非常骄傲,而且不是通常程度的顽冥不化。

其中,最早的那一个最坦诚,最绝决,从而也最令他怀念。

小女孩说,“易中秋,你是癞蛤蟆!我问过爸爸了,那个词叫癞蛤蟆……什么来着……对了,癞蛤蟆要吃天鹅肉!”,而大女孩们的回答,语义就相对比较模糊,显得似是而非,模棱两可。对充满幻想,执拗固执,决不轻易放弃的易中秋来说,这反而变得残忍,钝刀割细肉般的,让他牵肠挂肚,费心猜测,很多次又重燃爱火,再接再厉。事实上,易中秋的外貌和性格并不难讨女孩子的喜好,虽然个子稍嫌矮了点,刚好一米七,但总的说来还是称得上仪表出众的。

事情的关键在于,易中秋不仅是一个穷光蛋,还是一个傻瓜蛋——他一喜欢上一个女孩,就立马向人家表白,象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似的,让人家措手不及。你说,大家都还不是那么了解,叫别人又能怎样说呢。不能容忍的是,他每回写情书,都无一例外的要把自己的家庭状况作一番精确描述,别人听说他家有个瘫痪老母,态度也就更加虚无缥缈了。

所以至今为止,易中秋的爱情历险记上无一例外的都是失败记录。被易中秋爱过的每个女孩,都被他想穿想透了,女孩们的衣服,更是里里外外,从上到下,时常的被剥得精光,让易中秋想起她们来,都好像她们是历来不穿衣服似的。于是,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易中秋,正处在十足的性饥渴中,却又对追求异性充满厌倦和慵懒。

易中秋站在了中南商场的门口,却并不急于去买衬衫,而是买了一筒爆米花。他觉得心情一如既往地百无聊赖。他一边吃着爆玉米花,一边盯着一个穿白色连衣裙,好像等着什么人的女孩瞧。这种二十一二岁的女孩最让人心动了。在易中秋看来,这些美丽的女孩,是街上最吸引人的风景。

那女孩对着街上毫无目地的瞧着,可能易中秋的目光太炙热,灼到了她,就往这边瞧过来。易中秋仍然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女孩大概因为受到别人的注意而感到不自然,就用眼睛狠狠挖了易中秋一眼。易中秋把手里的空盒子扔掉,一边环顾周围,一边拍了拍粘了粉屑的手,同时挺拔了一下胸口。“我投以赞许欣赏的目光,却得到这种待遇,这不是矫情,也至少是不礼貌啊。为什么不能点头还礼,来一个微笑呢。”易中秋心想。

易中秋胳膊下夹着刚买的衬衫,望着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和车流,觉得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不论是在家里看小说,或到电影院里看电影,还是干别的任何事情,都有点不合时宜,但又没有什么地方好去,就莫可奈何走进了一家网吧。

这个网吧在一栋房子的二楼,由私人住宅装修而成。网吧里生意不错。有玩游戏的,有下棋的,有听音乐的,有查资料的,但大部分人只是屏幕上挂着阿Q在聊天。有的聚精会神,于无声处听惊雷,看似平静实则幻想蹁跹,一有消息传来,马上直起腰来敲键盘,乐在其中。有的则一心几用,手忙脚乱地聊得不亦乐乎。

看到一个姿色毫无的中年妇女沉醉其中,又不象跟专人交谈,易中秋有些搞不明白,不知她怎么混在了这年轻人的游戏之中。在OICQ上,易中秋极少看到有30岁以上的人,心想,她一定是在撒着谎,在虚拟空间逃避婚姻的不幸吧,要不就是通过这来练打字。他不禁猜测自己是否跟她聊过天,是否跟她浪费过表情。易中秋望着两个心目中等而下之又等而下之的十六、七岁叽喳幼稚女孩,感触更大了:网络真是一个虚幻的世界。

现实生活是不是太令人失望,以至于要在虚幻中寻求快乐,直至见光死的那一刻才不得不接受某种残酷的生活真实?

易中秋从未跟网友见过面,甚至连聊天也从没有过7 回合以上的,他的心已接近于死亡。哀莫大于心死。他知道的故事和总在失望的心灵让他此时此刻不禁想到:“曾经有一个时代,恐龙统治着这个地球,地球上满是恐龙在逛来逛去。”在易中秋心里,即使不是恐龙,也跟自己这穷光蛋没多大关系的,所以无一例外满是恐龙。

在网吧的第三个房间,易中秋看到一只漂亮的恐龙。这是一个体态婀娜,面貌清纯,很符合易中秋审美要求的女孩。易中秋心里涌起一种爱恨交加的情绪。但眼睛还是感到非常愉悦。易中秋在这头恐龙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找了一篇小说看起来。看到第三章时,易中秋今天第九十九次觉得郁闷,于是点开了oicq.准备找人聊天。他好像并没有通过网络找一个异性朋友的意思,因为他的网名在一开始就留给人一个不好的印象,一眼让人觉得粗俗无聊,这无疑在文雅清纯的小姐面前断绝了自己的后路。

在“老公”、“一丝不挂”以及其他几个乱七八糟的网名之间,易中秋不知选择哪一个好,最终还是使用了“一丝不挂”。他给这个网名的注解是:“世间万物皆扰心,一缕情丝我不挂。古来情字伤人重,赤赤条条任潇洒。”

有一次,一个网妹对他说,你的名字虽然不雅,但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别致的。他也就心安理得了。易中秋本来应该跟这个网妹发展一段网恋,可他似乎仅仅只是把聊天当作一种打发时间的工具。那天晚上,易中秋本来身在网吧,却编造谎言说自己此刻正在家里,聊着聊着他发出一句:“我老婆要跟我做爱,你能等我吗?”当时是晚上十一点的样子。对方说:“去吧!!!!!!”,易中秋却说“算了,我不去!”,“随便你”,对方回答。

后来易中秋告诉对方自己在开玩笑。对方说,难道你真的跟你的名字一样无聊?易中秋当时一想也觉得这样很没意思,就继续读自己的小说。

易中秋跟一个叫夜莺的打起了招呼——-或许他知道自己的名字给人印象不好,所以言辞间很有点破罐破摔的意味——-“一丝不挂摇晃了一下身体对夜莺说,你好!”,很久没有回音。这又一次加重了易中秋的郁闷。一个mm在留言中写道:“我只跟本地人交朋友,是外马(外地人)就别耳(耳者,理睬也。)我!”易中秋就满怀恶意的敲了一句:“你在留言里说,不是本地的别耳你,我是土生土长的湖北人,我可以日你吗?我非常想跟你交朋友!”

那个故意敲错却又让人猜测不透,很显无聊的错别字令易中秋空虚的心灵产生一种庸俗的快意感。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并没发觉这个错误,马上有了回音。易中秋就在又一轮的东扯西拉中打发了近一个小时的时光。

在这台电脑上没有找到“星际争霸”,易中秋感到非常失望。虽然他并不喜欢玩游戏,但知道这个游戏很好玩,所以还是感到非常失望。易中秋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他刚往门口走,忽然发现邻座那头漂亮的恐龙在神色上显得非常的异样,并且脸上忽然变得一片绯红,那漂亮恐龙飞快地调整视线,作着目不斜视,正襟危坐的样子。易中秋回头看了一下自己的那台电脑,只见一幅非常古怪的图画不知何时赫然占据了整个屏幕。

有一秒钟的工夫,易中秋并没有看出那是什么,一秒钟之后,他才终于看出那是一幅女性生殖器官和男性生殖器官紧密结合状态时的特写图。这是他离开座位时最后点开的那个东东。易中秋心里打开了拨浪鼓,一时有些惊慌失措。其实,易中秋心里已经在这一瞬间改变了主意,决定留下来探一探那久仰大名,未得一见的所谓成人网站了,但在现在的这种状态下,他又觉得有点莫措手足,于是赶忙快步离开了房间。

易中秋同志下了楼来,在离结帐柜台尚有一米远的时候,却又不知哪一根神经被绊动了,义无反顾地又回转身来。他径直来到曾经坐过的那张椅子跟前,尽量不去注意房间里几个人的眼光,特别是漂亮恐龙的目光。板着脸拉开板凳坐下来,开始在计算机上寻找起来。邻座的女孩泯着嘴偷偷地忍住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果然,在历史文件夹和收藏夹的一个网站里,易找到了那张图片的来源。进而又找到了有着这类图片的网站。其后的时间里,易中秋在浏览这些网站的同时就开始有些不安了。他想逃离这间屋子,无奈好奇心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他的不安倒不是因为身边有个纯情妙龄女孩而自己却肆无忌惮地追求庸俗趣味令他感到无地自容自惭形秽。在刚开始浏览那些图片时,易中秋确实有些尴尬和不自在,但一会儿他就习惯了。变得安之若素。

他已撕破了脸皮,而且他听说资深网民大多光顾过这种网站,心里反而有些为自己的落后感到羞愧呢。他感到不安的是,他下部身体的关键部位在短时间内发挥功能的频率和强度几乎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而又得不到丝毫的安慰和缓解。没有任何迹象可以充分证实,他的西裤会支撑不了强烈的冲击,因为这个商家的产品一向以质地优良著称,但易中秋还是在那儿坐立不安。于是,隔壁坐着的那头漂亮恐龙开始对易中秋出现在自己眼睛余光的视线范围内表示不满了,频频地向易中秋投来表达意见的目光。易中秋在某种程度上实在是妨碍着那女孩专心致志地工作和学习,这一点是任何有眼睛的人都不能否认的——易中秋正一边移动鼠标浏览着网页,一边痛苦万状如坐针毡地在椅子上反复摇晃、扭动着身体,仿佛立下雄心壮志要在半小时之内把座下椅子磨穿似的。

此时,坐在另一面墙的男孩和女孩结伴交谈着离开了这个房间。房间里只剩下了易中秋和那头漂亮恐龙。

于是,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易中秋转头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然后用一种无法形容的悲惨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孩,飞快的起身把房门反锁了起来。

这一举止令屋里的女孩大吃一惊?还是惊慌失措?

女孩肯定已经看到了易中秋的这一异常举动,因为此刻她正转头看着易中秋走回来,她的目光甚至还似有若无地对易中秋下身突起的那个部位表示了某种程度的在意,因为它太显眼了,像一个野营的帐篷。但很奇怪的,她并没有出现丝毫的惊慌。不过,话又说回来,目前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非要让她表示惊慌不可。易中秋走了过去,走到了那女孩的身边。女孩没有动。但女孩侧着头看着易中秋,她浮泛在目光表面的意思好像正在问:“你这人究竟怎么了?”易中秋定定地盯着女孩的电脑屏幕,足足看了五秒钟,又盯着女孩的面孔,足足看了五秒钟。女孩很沉静地(至少表面是这样)正在“雅虎”逗留。于是,易中秋动作轻柔地,而又缓慢地,慢得如电影里的慢镜头似的,从身后抱住了女孩的肩头。

女孩把头扭过来,显得有些恼怒的样子看着易中秋:“你干什么?!”

但却并没有全力反抗。易中秋一句话也不说,开始用手轻揉抚摸女孩的乳房,另一支手则奔走游移到了女孩的两条大腿之间。易把脸庞贴着女孩的面颊,一边轻轻地摩挲,一边说:“嘘——不要说话,要不然……”,大概他的语气没有丝毫威胁的意味,反而像对情人隅隅私语。所以女孩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羞涩自惭地轻微笑了一下,脸上红得象一片晚霞。两人的嘴唇紧密无缝的热烈胶着在了一起。几分钟的抚摸和亲吻。然后,易中秋把女孩的裙子和短裤褪了下来。紧接着又把自己的裤子褪了下来。

在易中秋说了那句轻柔的威胁话语之后,女孩果然没有再说什么话,虽然不知轻重的易中秋在进入她时她曾发出过一声轻微的喊叫,但和后来发出的声音一样,终究不过是一些含糊不清,没有具体含义的音节……

半个小时的时光流逝了,易中秋和女孩开始趋于平静。

一台电脑的屏幕上,定格着一个女子的面孔,女子的饮食器官与一根男性生殖器官紧密结合着,女子双眼微闭,一副吸吮酣畅的样子。仿佛在回忆童年时的那根棒棒糖。易准备实验一下这幅照片在现实生活中的可行度,把女孩扶到了面前蹲下。女孩就一声不吭地把玩,一派盎然好奇的研究,然后张开小巧玲珑的嘴巴……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有人在诧异不解的说着:“怎么门是关着的?”

易中秋和女孩像触电一样蹦了起来。惊慌失措中,易中秋的男性器官不小心戳了女孩的脸,但彼此谁都来不及在意。易中秋和女孩象曾经受过军营训练一般,飞快地穿上了衣裤。“快点!快!”,先穿好的易中秋一边催促着女孩。一边帮她拉上了裙子后面的拉链。女孩整理好衣服后,紧张地朝易中秋伸了一下舌头。

易中秋从容不迫地打开房门,和女孩手牵着手走了出去。

“你叫什么名字?”走出网吧后,脸上尚带红晕的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着易中秋。

“易中秋,你呢?”这就是易中秋的老婆在吵架时老把易中秋叫“强奸犯”的缘故。她说,要不是易中秋拿那些黄色图片引诱她,易中秋现在还在牢里蹲着。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