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们的享受

达希娅把车停在大戏院的停车场上,动作优雅地打开了车后门,这时她听到了车右后侧传来克里斯蒂娜的声音,有一点紧张,但更多的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别忘了我们的包,亲爱的!」

达希娅轻轻点头,「你总是那么小心……不过没关系,我们马上就用不著了!」

「我不那么认为,毕竟这是个大场面。」年轻的少妇对她做了个鬼脸。

「他们会把注意力放在崔西和诺敏她们的表演上,而不是盯著我们两个黄脸婆!」

「再次反对!亲爱的路易莎,我对自己的身材容貌很有信心!」

达希娅笑著摇摇头,到后座上拿起自己的手袋,「好吧,你赢了!」

她习惯性地向后方张望,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忽然想起诺敏已经和同学们一起乘坐学校的大巴先到了,于是便招呼著克里斯蒂娜一起快步走向剧院大门,毕竟演出快要开始了。

这个地方总是如此之拥挤,不少人是全家出动,但大部分还是由母亲带著女儿。

两位美少妇虽然只穿著平时上班的职业装,但贴身合体的小西装和短套裙下的黑色长丝袜还是将她们曼妙有致的娇躯勾勒得十分诱人,勾住了不少男性的目光。

她们一边向前,一边与熟人打著招呼。

「呵呵,玛格丽特太太,好久不见……」

「哈罗,塞尼,你的小美人今天也来了么?这么快就准备再婚?」

「嗯……到时候就看小家伙们的表演了,什么?我们,呵呵,我们只是配合一下罢了,虽然……结果一样,但待遇可差远啦,她们都是A+,我们才一个A ,一个B+……」

这年头,尽管女性仍然需要被处理,但过程……也可以很文艺……

达希娅和克里斯蒂娜走向更衣室,进门后,两人先是脱掉了自己的职业套装,全身赤裸著,从手包里拿出了为这次演出早就准备好的衣服。

达希娅准备的内衣是黑色蕾丝套装,高弹力的无肩带胸罩,高开叉的丁字内裤,外面也是一套吊带的黑色真丝晚礼服,轻薄的丝绸裁剪得十分合体,将这位30出头的美少妇丰挺的酥胸和雪白修长的大腿装饰得极为性感,她的个儿不高,在优雅晚礼服的包裹下显得娇弱而惹人怜爱。

克里斯蒂娜没有穿任何内衣,只在赤裸娇躯上套了一件白得几乎透明的短袖连衣裙,或者说就是一件短睡衣,睡衣的领口开得很低,将她纤长优美的脖子和胸前细腻的肌肤凸显无遗。

略带收紧的上体设计恰到好处地衬托著少妇波涛汹涌的大奶,这位平日里爱好健身的身材比达希娅更挺拔修长,乳房也比达希娅要大一圈,由于是真空上阵,透过纤薄的布料,两只虽经过哺乳却仍然挺翘无比的大葡萄骄傲地直立著。

小麦色的肌肤、笔直结实的大腿,以及蝉翼般衣料下,胯间若隐若现的褐色耻毛,都完美地诠释著成熟美妇的诱惑。

克里斯蒂娜自豪地转了几圈,对著墙面上的镜子顾盼自怜,「我可不是半老徐娘,那些小女孩,除了我的崔西,谁能和我比?」

达希娅笑眯眯地看著傲娇的好友,这位美妇极具诱惑力的身材的确摄人心魄,不过她不认为自己如少女般可爱的身材输到哪里去了。

她挽住克里斯蒂娜的胳膊,亲吻了一下对方的手背,又抚摸了下少妇金色的波波头,这真是一个美好夜晚的开始。

当她们换好衣服后,走进了下一个房间,这里是个巨大的洗手间,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带马桶和淋浴的隔间,不时有穿著单薄的女人从格子里走出来,在出口附近贴著一张告示,要求女人们必须在进入大厅前如厕。

「嗨,亲爱的,这有些侵犯人权了吧。」克里斯蒂娜有些圭怒地说。

「我想……这也是必要的举措呢,虽然那些座位的材料都是类皮质易清洗的,但清洁工们总是不得不处理一些『意外』情况呢,毕竟,这是一次『刺激』的表演不是么?」达希娅理解地微笑著。

克里斯蒂娜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其实她没说出来的是「这其实也没用,哪个女人在被绞勒处决时不是爱液如潮。」

于是两人都按指示上了厕所,又盥洗了一番,走进了大厅。

红色的幕布仍然封闭著,但她们可以听到在幕布后面,女孩们正在就位的声音。

她们知道剧院不允许留空位,都选择了前排靠中间的位子,克里斯蒂娜急不可耐地先进去,达希娅紧紧地跟著她,望著好友迈步时,已经泛出水光的阴部,她忍不住暗笑起来。

克里斯蒂娜的邻座是诺敏朋友的母亲,已经把自己固定在座位上了,除了右臂还没有绑好,她愉快得体地向克里斯蒂娜点头致意,并请她帮忙把自己的右手用皮带铐紧。

达希娅开始打量自己的位子,这是snuff 剧院常见的绞喉椅,高高的红色椅背,在靠脖子位置固定著黑色的绞喉带,扶手和椅子腿上是捆绑受刑人四肢的窄皮带,固定腰部的宽皮带散落在椅面上。

她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和其他少妇一样,把自己捆绑在绞喉椅上,在舞台上的女生们表演短坠绞刑的同时,同步接受绞喉椅的处决!

「这真是一个不错的设计!」

达希娅愉快地想,一边观赏美少女们的空中舞蹈,一边接受处理,遍布剧院的摄影头可以将她们性感的挣扎一丝一毫地展现给包厢里的男人们。

一想到300 多位少妇和300 多名拉拉队表演女孩集体在剧院里被吊死和绞喉,她觉得自己的下体也湿润起来。

这时,克里斯蒂娜已经开始行动,高挑的美少妇坐下来,先用皮带固定了自己的脚踝和膝盖,接著将绞喉皮带套在纤长的脖颈上,在扣好腰部的宽绑带之后,她摸索著将自己的左臂铐紧在扶手上,现在她和刚才那位母亲一样,只剩下右臂还可以活动,不过这个动作显然需要达希娅帮忙。

「来吧,亲爱的,别耽误时间,演出马上就开始了。」她催促著。

达希娅微笑著帮朋友锁紧右臂,然后也如法炮制将自己固定在座椅上,当然,她的右手得让下一位邻座的妇人帮忙了。

她一边等待一边看著前方椅背上的绞喉椅使用须知,上面还形象地用漫画显示了使用步骤。

注意:

1 、本品为一体化自动设计,套好绞喉带后即可等待行刑。

2 、务必将固定皮带勒紧,以免在使用时挣脱。

3 、按动右扶手部位红色按钮,使用椅面上的安慰系统,根据箭头指示调整档位和深度。

。。。。

达希娅惊奇地发现了这一贴心设计并告诉了自己的朋友,现在难办的是她穿了内裤,幸好右手还可以活动,当她费力地一只手解开蕾丝丁字裤,扔在脚下时,克里斯蒂娜已经面色潮红地在假阳具的抽插中呻吟起来。

达希娅有些郁闷地略微分开大腿,调节著慢慢升起的假阳具,对准自己也开始湿润起来的阴户,心想自己果然还是有些保守了,不过,她很快也和朋友一样,迷失在自慰器的服侍中。

在假阳具的抚慰中,两名少妇似乎忘记了时间,她们只是忽高忽低地呻吟著,狂乱地在椅子上蠕动自己的娇躯,不过这一切并不引人注目,因为周围的女人基本上都开启了绞喉椅的自慰功能,愉悦地享受著人生中最后的快感。

大厅里充斥著女士们的娇啼和高潮到来时的呼喊。

十几分钟之后,朱红色的幕布缓缓拉开,演出终于要开始了。

骤然响起的电铃和座椅的提示震动让少妇们逐渐清醒过来,达希娅和克里斯蒂娜睁开眼睛。

舞台上,约莫60位13到16岁的女孩成并列的四排横队,站在四条特制的长椅上,细嫩的小脖子上都套著黄色的绞索,粗大的绳结松松地位于她们的脑后,这种绞刑方式可以让少女们支撑最长的时间。

她们的双手都被反绑在背后,一半女孩是裸体的,剩下的女孩都穿著改良过的啦啦队制服,裙摆都开到大腿根部以上,胸部是镂空的,显示著她们青春美好的娇躯,把女孩们最吸引人的性感部位暴露得一览无遗。

达希娅和克里斯蒂娜很快在聚光灯下找到了诺敏和崔西,两个女孩儿也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不过现在她们都被紧紧地束缚住双手,除了彼此微笑和眨眼外一动不能动,这真是一个巧妙的设计!

母女们都是享受绞刑,一起在高潮中走完人生。

但表演还不能开始,舞台中央有一个独立的高台,上面有多赛特大学拉拉队的徽标,并刻著一行字:多赛特学园U 字啦啦队,为您提供最好的美肉!

很快,拉拉队的美女教练走上平台,她做了自我介绍,但克里斯蒂娜和达希娅显然都没听进去:

在如此的美少女和少妇群中,这位打扮火辣的女教练看起来也不怎么引人注目了。

在打完招呼之后,美女教练迈开修长的玉腿登上了独立的高台,纤纤玉手把属于自己的绞索套在了脖子上,按照传统,她将和自己的学生们一起被绞死。

她动作优雅地掏出了一副铐环上带软衬里的手铐,先用铐环锁住自己的左手腕,另一只手向身后的女生们做了个手势,站在后面长椅上的女孩们唧唧咕咕的交谈声立即平静下来,女教练熟练地把自己的手腕在背后铐紧,然后开始提示在场的所有女子:

「很高兴与大家一起接受处理,按照剧院方面的要求,下面请各位家长和同学们配合处理过程。首先,我们一起做三下深呼吸,到第三次的时候,我会先踢掉凳子,然后大家跟我一起表演,都听清楚了么?我想大家都希望这场演出完美无缺!」

她重复说明了几次,剧场里一片安静,随后,在女教练的带领下,所有女人都开始一起吸气,剧院里响起了一片丝丝声,在最后一次吸气结束后,美女教练带著一种神圣的表情,玉柱般颀长的美腿向前迈出一步,顺势向后踢翻了自己脚下的高凳。

在教练的示范下,她身后的女生们跟随她的动作,齐齐向前迈出步伐,120条修长的美腿努力向后一蹬,四条特制长凳几乎是同时扑通倒地,60个女孩顿时被绞索吊在了半空中。

在长凳倒地的同时,达希娅、克里斯蒂娜和台下的少妇们同时觉得自己的脖子上一紧,绞喉皮带开始工作了!

在微型马达的作用下,黑色的皮带如毒蛇般缓慢而坚定地一点点开始缠紧她们的脖子,令美妇们逐渐感到窒息,几个准备不足的少妇立即咳嗽起来。

但她们几乎无暇顾及脖子上的绞喉带,台上少女们100 多条不断踢蹬的修长美腿吸引了她们的全部注意力。

「呃……呃……崔西……好棒!」

「啊……嗯……嗯……诺敏……」

达希娅和克里斯蒂娜一边忍受著绞喉皮带对自己娇嫩咽喉的紧箍,一边情不自禁地为女儿们的表演加油。

达希娅娇小却不失丰满地身体在绞喉椅上难耐地蠕动著,光滑细腻的脖颈在黑色绞喉带的映衬下显得娇柔而性感。

被固定在扶手上的双臂努力想向上抬起,纤纤玉手用力地握成拳。

深褐色的秀发吃力地左右晃动,她的小嘴微微张开,细挺的鼻梁上满是汗珠。

少妇的黑色晚礼服在皮带的作用下皱成一团,露出了胸口大片雪腻的肌肤,想到自己正在和女儿一起被慢慢地绞喉、绞死,她就感到下体的淫水正在飞快地累积,连假阴茎都似乎变得火热起来。

湿热的窒道不由自主地紧紧握住了恼人的家伙,随著它的上下抽动颤抖。

c 罩杯的乳房在绞喉的刺激下胀大了一圈,似乎想将轻薄的晚礼服撑破。

她把目光投向自己的好友,愉快地发现高挑的美少妇似乎比她更强烈地被性唤起了。

她看不到对方的脸,但薄绸睡衣下极度膨胀的乳房和不断痉挛而又挺直的大腿显示她的朋友正处于强烈的享受中。

克里斯蒂娜湛蓝的眸子睁得大大地,死死地盯著正在绞索下踢蹬的女儿,颀长的脖子被逐渐收紧的绞喉带狠狠地固定在椅背上。

丰满的樱唇失神地翕动,如丝般的唾液从嘴角一直流到硕大的胸脯上,本来就半透明的白色丝质睡衣在胸部的位置湿了一大块,如蜜瓜般高高挺翘的乳房被濡湿的绸缎包裹著,显得无比诱人。

高挑的美少妇感到自己全身火热,被固定在椅子上的两条大腿情不自禁地向中间夹紧,去摩擦娇嫩的腿内侧肌肤。

但拘束带是如此结实,她只能在被绞喉的同时,毫无反抗地接受假阳具的无情抽插,每一次进出都从她淡金色的耻毛间带出大量淫水。

台上,女生们以各种不同方式在绞索下挣扎,有的并起脚尖,如虾米般地无助耸动,有的分开雪白的双腿交错抖动,超短裙下,娇嫩的两片肉唇和稀疏的耻毛在聚光灯下清晰可见。

在达希娅和克里斯蒂娜眼里,诺敏和崔西的表演无疑是最精采的,两位15岁的美少女精力充沛地踢蹬著修长的双腿。

诺敏显然遗传了达希娅娇小玲珑的身材,在绞索的扼杀下,她精致的五官扭成一团,脸上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潮红。

瓷娃娃般粉腻的肌肤上香汗淋漓,亚麻色的秀发随著头部的摆动激烈地晃荡著。

她的眼睛有些翻白,细挺的鼻翼剧烈地翕动著,似乎想呼吸更多的空气,粗大的绞索深深地勒入她细腻的肌肤,将颀长的脖子扭向右侧。

诺敏的双腿抬得很高,光溜溜的大腿并拢了一蹬一蹬地,将自己如幼儿般光滑可爱的阴户完全暴露出来,少女粘稠的爱液如拉丝般挂在羞人的肉缝边上,散发著淫靡的色彩。

崔西和克里斯蒂娜一样拥有灿烂的浅金发,这位开朗阳光的美少女现在已经成了被绞索残酷折磨的玩物,似乎是出于对自己性感娇躯的自信,她选择的是赤裸著全身被绞死。

女孩窈窕健美的娇躯如触电般地在绞索下挣扎著,结实有力的大腿不时踢蹬到旁边的同伴身上。

被细皮带反绑在背后的双臂用力搓动,一对可与自己母亲媲美的肥白大乳房激烈地抖动,嫣红的乳头肿胀得几乎要爆出来。

她薄薄的双唇张得大大地,细长的粉舌从檀口中直直伸出,大团大团唾液从舌尖滴落到狭长幽深的乳沟中。

诱人的淡金色耻毛经过精心修剪,却仍然十分繁茂,与平坦洁白的小腹和略微凸起的肥厚阴阜一起散发出青春少女的诱惑。

她的爱液比诺敏更多,如同唾液一般一丝丝从大腿内侧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

5 分钟之后,台上的女生们一个个进入了深度窒息阶段。

诺敏的全身开始出现一波波的强直痉挛,她绝望地挣扎著被皮带反绑的手腕,试图将双手解放出来,当发现无法完成这个动作后,少女发出了断断续续地咯咯声,褐色的眸子几乎要瞪爆。

伴随女儿垂死的性感挣扎,达希娅也同步进入了高潮。

绞喉椅上的少妇感到颀长的脖子上传来了刺骨的疼痛,令她发现自己的肺部像著火般地呻吟起来。

她用尽全身力气试图挣脱绞喉椅的桎梏,却绝望地发现自己正在越来越深地陷入死亡。

绞喉椅冷酷地将少妇们牢牢地束缚在椅背上,粗糙的绞喉皮带按照设定的程序,在给少妇们带来无比的刺激之外,一点点地剥夺了她们的意识。

另一边,克里斯蒂娜和崔西这对母女却似乎双双迈上了高潮。

高大一点的崔西似乎并不像诺敏那样经得起绞索的摧残,她已经进入了临终前的痉挛阶段,两条大腿绞在一起,足尖绷得直直地,一抽一抽地开始了最后的挣扎。

募地,她如触电般地一抖,一股骚尿从茂盛的耻毛间嗖地射出,淅淅沥沥地洒在地板上。

伴随失禁,身材高挑的美少女似乎被抽空了力气,软软地挂在粗大的绞索下,细长的脖子被完全扭变了形,泛白的淡蓝色瞳仁茫然地看著大厅天花板,细长的香舌无力地耷拉在嘴角,脸上呈现出一种可怕的深紫色。

克里斯蒂娜在一阵疯狂地挣扎后也走到了最后,不知道这位性感健美的少妇是否见证了自己女儿的死亡,也许是挣扎过于激烈的原因,她的脖子几乎要被绞喉皮带勒成两段。

丰润的双唇已经完全张开,紫色的舌头像死狗般地吐出,少妇的眼球几乎要瞪爆了,被汗湿透的金发散乱地遮住了额头。

被绑在扶手上的手腕无助地抓握著,两条结实的大腿拚命地想挣开束缚皮带,却始终徒劳无功。

她也很快进入了最后的高潮,在一阵过电般地全身痉挛后,克里斯蒂娜像条死鱼般瘫软在了座椅上,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随著噗嗤一声,美少妇早已汁水横流的下体终于爆发了,浓稠的爱液顺著仍在上下运行的假阳具从小穴里直射出来。

正如她起初预言的,汹涌的淫水将整个皮质椅面弄得一塌糊涂,接著又滴落在地上。

不久之后,诺敏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最后。

这位娇小的美少女突然颤栗起来,接著完全僵直了自己的身子,纤细的脚丫几乎往上提到了胸前,然后又无力地放下,随著「咕」的断气声,少女的脸色慢慢从痛苦变得平和清丽。

她粉腻的香舌仍然挂在嘴角,但表情就如同睡著一般安详,反绑在被后的双腕也不再奋力挣扎,只有纤长的手指还在微微地颤抖。

一双细长的美腿微微分开,玉笋般的足尖指向地面,浑圆的脚趾还偶尔痉挛一下,清亮的尿液从女孩幼滑无毛的阴门中嘶嘶地喷了出来。

达希娅睁著模糊的视线,看著女儿慢慢地咽下最后一口气,翘著嘴角露出了微笑。

周围的妇女和台上的女孩们一个接一个都发出了满足和断气的嗯啊声,她知道自己的最后也即将到来。

这位优雅的少妇放弃了挣扎,她放松身体靠在绞喉椅上,用最后一点力气将插在小穴中的自慰器开到了最大,然后任由绞喉皮带深深地切断了自己最后的呼吸。

在一阵极致的快感中,她感到一股湿热的液体涌过自己早已红肿不堪的阴核,从大开的阴户中激射而出,这阵爆发令她感到自己似乎飞起来了,然后一阵黑暗夺走了她的思想。

「呵呵,果然是没用」

这是达希娅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