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熬第三季

按:奸熬系列第三季,故事场景人物皆延续上两季《一起奸熬》《武林奸熬》,如果没看过上两季的自己补脑,不过故事是360 度全景式的,就是不看上两季也不会影响本季的观赏,只是少了一些刺激而已。至于这一季叫啥我也不知道,客官自己随便叫吧!

×××××××××××××××××××××××××××××××××××

电视台的演播室里演播着的现场灯火通明,仿佛把所有的亮光都吸引到了舞台的中央,四下里则更显得尤其地幽暗。滕荟洁刚刚录好今天晚上的节目,就看到未婚夫柴林在一旁像自己招手。

「洁洁,看到妈妈了吗?刚才还在,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了呢?」

「你妈妈又不是小孩子,你管得真够宽的,呵呵……」

「不是啦!我录好了市长的新年贺词,就可以下班了,今天妈妈不是要和我们一起去你妈妈家过除夕吗?所以……所以才……」

「知道啦!大少爷,不是跟你说了别你妈妈我妈妈的啦,是咱们妈妈,记住了吗?你是不是要我去找妈妈啊!」

滕荟洁娇嗔道。

柴林傻乎乎看着这个又干练又乖巧的滕荟洁,内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难以言喻幸福来,碍于周边都是同事,不然早就狠狠地一口亲上去了。

漆黑的直播大厅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到1 号直播室去为市长来电视台做新年的贺词节目去捧场了,而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则都被赶来做保安的警察赶出了大厅,带队的警察是警察局的副局长符大兵亲自带队,虽然市局里有着三个副局长,一个是常务副局长江艾,这个人是全局出了名的老好人,虽说是副字头里的一把手,可却是地地道道地一个甩手掌柜,也许是因为资格和年龄,这位江副局长可比局长都要老的多,所以也就没什么人敢或是愿意计算他了,而他也仿佛乐得逍遥,俨然就是一个大隐隐于市的人物。

而另两位一位便是这位今天带队的符大兵符大副局长,人如其名,符大兵当过兵,复员后进入警队,现在的地位身份一点都不含糊都是自己一刀一枪拼来的,局里的脏活累活基本都是有他包干的一般,所以这次大年三十给市长大人当保镖的苦差事自然也就是他的分内事了。虽然新近局里又提拔了一位黄副局长,可是这位黄副局长的背景可不是这位打拼出来的符大兵可比,所以论地位符大兵符副局长虽然资历年龄都要超过那位新晋升的黄瑭黄副局长,但也只能毫无例外地排在老三的位置,真可算是「周公梦日李广难封」了,全局上下都有些替这位有能力又有拼劲的副局长现在的地位感到不公,可这又有什么用呢?下面的人就是说你再好,自然也顶不上上峰的一句话,搞不好还会惹来拉帮结派的恶名。

滕荟洁径直往自己这位本市的头牌女主播兼制片的准婆婆单独的化妆间走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一转把手,门并没有上锁,如果换了旁人自然就走了,可滕荟洁不仅没走反而进了准婆婆林舒的化妆间里,饶有兴致地东看看西瞅瞅,就像个好奇的小孩子。想着在这里慢慢地等自己这位在本市大名鼎鼎的准婆婆的到来,好给她一个惊喜。

「舒,想死我了,你想不想我啊……」

门外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从门外清晰地传来,暧昧地话语让滕荟洁又好奇又紧张,随着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响起来,滕荟洁本能地闪身躲进了林舒硕大的衣帽间里,隔着一排排地衣物好奇地窥视着来人。

「进来吧!别让人看见了……」

「舒,我爱你,嗯……我太爱你了……」

进门的一男一女,锁上门後便相拥在一起,男的身材高大,一身警服,猴急地用一双大手在怀里的女人身上搓揉着,就像生怕怀里的女人突然消失一般。

「好啦……嗯……好啦……大兵,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你今天怎么这么猴急啊?」

女人的开口让偷窥着的滕荟洁心中小鹿乱撞,那分明就是自己的未婚夫的母亲自己未来的婆婆林舒的声音,即使是在这种男欢女爱的时候,吐字发音还是那么地标准和富有女性特有的矜持,滕荟洁只听说自己的这个准婆婆一直是单身,自己的未婚夫也一直与母亲生活,虽然后来滕荟洁问过柴林他爸爸的事,可是好像连他都不太清楚,只是告诉滕荟洁以后最好不要再问,因为这样会让母亲不快。

也许正是和自己相同的身世,让从小就没有父亲的滕荟洁开始注意起这位腼腆的男孩子,直到和柴林确立了恋爱关系後滕荟洁才知道柴林的母亲居然就是自己崇拜的职业偶像本台的首席女主播林舒。

「谁让我这么多天没看到你了,舒……」

「你不是天天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我吗?大傻瓜,呵呵……」

此时将过半百的林舒仿佛变成了个顽皮的大姑娘,戏弄着急急搂着自己又不知道该如何下口的符大兵。

「就是因为天天在电视上看到你我才更忍不住,唉……太忙了……」

「忙?是不是忙着安慰老婆啊?」

林舒淡淡地调侃简直比刀子扎心还让符大兵感到心痛。

「哪里哪里……是局里忙……」

符大兵有点像个撒谎的小孩子一样有些扭捏起来,因为他确实有一半的原因是给自己的老婆管着呢,说起自己的老婆,符大兵除了怕就是一个字累,老婆是自己当年牺牲战友的妹妹,只是因为只有临终前的嘱托才勉为其难的讨了这个媳妇,老婆五大三粗的又是火爆脾气,更让符大兵头疼的就是自己这个老婆性欲还很强,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抓着符大兵来一炮,弄得符大兵一个月不得不自愿在局里值更来逃避老婆的索取,可就是这样老婆的肚子还是没有任何地动静。直到有一次去电视台认识了林舒后,符大兵才仿佛真正找到了自己春天。

看到符大兵的窘态,林舒反而感到歉意起来,把玉手伸到符大兵的胯下,柔声道。

「大兵……你……你硬了吗?硬了就……就来吧……抓紧时间」

「我要你,我要你……」

「我知道了,大兵别……别把我袜子弄坏了,我自己来,待会还要演播呢,你……你自己也……也准备一下,好了就……就进来吧……」

准婆婆林舒就像是一个贤惠的在为自己的「丈夫」尽着义务的妻子,一边好言安慰着一旁急切着想寻鱼水之欢警察局长符大兵,一边双手伸进自己典雅笔挺的深红色的职业裙里,不一会儿,黑色的连裤丝袜连带着白色的三角内裤便被一褪褪到了膝弯处,雪白的大腿与仍旧还裹着黑色丝袜的小腿形成了巨大的令人心驰神往的反差。身后的符大兵哪里还能把持得住,一把掀起准婆婆林舒的裙摆,

捉起那只此时在自己眼前已然一丝不挂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眩目肉光的熟女裸臀

便往自己的胯间送去。

「唔……嗯……」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压抑着地又畅快淋漓地身心呐喊,因为两人是侧面对着正躲在道具室里的滕荟洁,所以滕荟洁无法看清准婆婆林舒正在被男人肏干着的女屄,倒是符大兵一下又一下往准婆婆林舒那两条大白腿缝里狂插猛送的大肉屌倒是看得一清二楚,滕荟洁亲眼看到自己的准婆婆兼自己工作上的偶像林舒就这样被一个不是丈夫的男人用一个女性最最无助羞耻地姿势,就像是一只母狗

又像是一个野妓似的被一只野公狗一样的男人从身后狠狠肏干着无耻玩弄着那女

性身上最娇嫩又最见不得人的器官。要不是滕荟洁事先知道的话,滕荟洁简直就

不敢相信在自己眼中如此高贵干练又冷傲的电视台首席女主播女制片自己未来的

婆婆居然会和一个有妇之夫的警察局副局长在自己的工作场所野合做爱,虽然自己的准婆婆是个单身女神,可滕荟洁还是想为自己的这个准婆婆喊冤,要知道有多少人对自己的这个准婆婆垂涎三尺那就不说了,光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滕荟洁也耳闻过不少,真不知道自己的婆婆到底是在哪点上看上了眼前这个五大三粗的老警儿,而且还是个有妇之夫。

「啊啊……啊哟……大兵,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嗯嗯……」

「嘻嘻……怎么厉害了……」

「今天你怎么又大又粗……啊……是不是你老婆来那个了……才……才憋得非在这里糟蹋人家……啊……啊……要……要来了……」

滕荟洁看到婆婆林舒突然像一只天鹅一样朝后扬起美丽的脖颈,原本紧紧攀抓着桌沿的双手此时已然朝后死死板住符大兵的大黑屁股,让他紧紧地与自己雪白的屁股贴合地严丝合缝,两条不停痉挛着的撩人玉腿内侧有韵律地一下又一下彼此挤压在摩擦着,透过化妆台前那个巨大镜子里,滕荟洁看到婆婆美目越来越迷离,此时那只天天为全市人民播音的小嘴时而张开用丁香小舌时隐时现地舔着自己整齐而又雪白的贝齿时而又用贝齿轻咬自己性感的红唇,这副与自己所熟悉的形象截然不同的画风让同为女性的滕荟洁也不禁自惭形秽起来。女人就是一个奇怪的生物,刚才还在为自己婆婆喊冤的滕荟清,此时竟然醋意般地希望这个符大兵好好地蹂躏蹂躏自己这个美的有点让自己妒忌的婆婆来了。

此时的符大兵双手环抱起林舒昂起的上身,一双大手在林舒的胸前就像两只怪兽一样在她的衬衣里翻腾着,一边探出脑袋向林舒索着香吻,在一阵激烈地拥吻后,林舒瘫趴在梳妆台上,仿佛用光了自己全身所有的力气似的,只是身后的男人还在一下狠过一下地肏着林舒刚刚才高潮过的熟女屄。

待续

滕荟洁所有的眼光此时都被那个在婆婆腿缝间的女屄里进进出出的男人肉屌

吸引了,它现在已经完全是湿淋淋的,在明显低于体温的空气里,每一次的抽出都带着婆婆的体温而冒着白色的热气,一滴滴原本透明状顺着婆婆的大腿流下的女性爱液已经被男人的肉屌打成了白色的泡沫状,淫靡地挂在男女交合的生殖器上。滕荟洁虽然是个处女,但也知道那是婆婆高潮后的泄身,自己一个人手淫的时候也是这般痉挛无力,小屄里的骚水就像尿尿一样倾泻而下,而此时看着婆婆如此真切又活色生香的和男人做爱肏屄的表演,滕荟洁也不禁感到自己裆部的小穴越来越潮湿起来,看着符大兵在婆婆那个诞生过自己未婚夫的屄洞里一下又一下地奸插,滕荟洁的两条腿也不自觉地随着符大兵抽插婆婆林舒的韵律开始夹起了自己裤裆里的那个未曾经过风雨的处女小嫩屄来。

「你今天吃了什么药了,怎么还不射啊……啊啊……」

「舒,你不喜欢吗?爽不爽……太爽了……舒我真是上辈子积了什么福才能得到你这样的女神的青睐啊!」

「我喜欢……我很爽……不过吃药对身体不好,其实你能来陪陪我……我就很高兴了……啊……不一定……不一定要这样的……」

「我知道,只要你高兴,就是让我吃毒药我都愿意,舒,告诉你吧!我没吃春药,我吃得是丹药,呵呵呵,这东西还真管用,吃了后精力充沛,感觉就像是年轻了十岁,本来我自己都觉得这几年越来越不行了,要是这样真是对不起你了呀……」

「不管是春药还是丹药,我都不希望你吃,大兵你到现在还不了解我吗?哪怕你就是静静地抱着我我就满足了呀……啊哟……」

符大兵深情地扶起林舒瘫软的上身,与这个红颜知己拥吻着,那根在林舒屄里仍旧昂扬的肉棍紧紧地抵住女人的子宫颈搅动研磨着,感受着怀里的女人被自己大屌征服的快感。现在局里正在打黑,自己的一个在本市如今发展最快的黑社会里的线人给了符大兵一小瓶绿色的药丸,说是他们老大藍一炙配的灵丹,男人吃了可以延年壮阳,好处极多,为了拍符大兵的马屁才费尽周折给他弄了一瓶来,一开始符大兵并没有在意,只是最近符大兵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阳痿,对男女之事越来越没有感觉了,自己的老婆自然不用说,就是对着本市电视台的女神林舒也是一样,虽然林舒没说什么还好言安慰,可是符大兵自己却无法过这道坎,所以就想到了这瓶药丸来,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可是一吃之下,不禁让符大兵大吃一惊,小腹里一股暖流让符大兵满脑子里都是女人,就连自己的老婆在眼里也变得性感迷人了,每天都把老婆肏昏过去,更何况一想到林舒这样的美人,早就快要把符大兵给憋爆了,可是临近春节局里的大事小事都得由他这个小三副局长张罗,那里有空去与林舒约会,所以这次趁着给市长保驾护航的机会才会这样猴急猴急地在林舒的化妆间里干炮,就是为了重树自己在林舒心里的崇高地位,果然这个丹药不负众望,才不过两三分钟就把这个电视上的知性美人肏得泄身投降,这怎么不让符大兵洋洋自得?

「你怎么了?」

正闭着眼,嘴里享受着男人深情的拥吻,阴道深处享受着男人有力的研磨的林舒突然感到一丝地异样,这是只有女人才能敏感到的那一丝丝地异样让林舒感到困惑,睁开眼才发现符大兵在与自己拥抱和自己的亲嘴的同时,眼睛却被化妆台上的放着的一张照片吸引,顺着符大兵的眼光林舒看到了那张自己与自己亦师亦友前女副台长乐海阁的合影,在照片上的年代已经久远,那时的林舒刚刚进电视台,而乐海阁已经是当红的女主播了,照片上乐海阁一身宝蓝色的职业装让皮肤显得愈发的白皙亮丽,一旁的林舒则是一身连衣裙,就像是个青涩的邻家女孩。

「你们这些臭男人,怎么都一见到海阁姐,是不是在心里就在打她的坏主意?哼哼……」

「没……没有……我……」

林舒的娇叱让符大兵扭捏地坚决否认,可是从肉屌上传来的林舒用阴道狠狠地两下挤压,又让符大兵心虚起来,因为符大兵知道就在自己看到照片上的乐海阁的那一瞬间,自己的鸡巴又顿时粗壮了一圈,而这显然逃不过林舒那作为女人的敏感屄洞。

「好啦……像海阁姐这样优秀的女神你们男人没反应才是真的怪呢?以前市里的某人有一次在宴会上见到海阁姐当场裤裆里那个祸害女人的东西就顶起来了呢?弄得大家都又尴尬又好笑,哎……要不是海阁姐找了个厉害的姐夫,大概早就要给那些臭男人祸害了呢……啊……你轻点……我……我又要来了……嗯……」

「她男人不是后来也倒台了……」

「是啊!不过我才不信正姐夫会有什么经济问题,我相信正姐夫一定是给别人陷害的,好在她们一家人如今都平平安安地去了国外定居,也算是好人有好报,是不是,大兵……」

林舒哪里知道此时符大兵心里的五味杂陈不屑惶恐自责但又洋洋自得地煎熬,林舒只觉屄洞里原本粗壮的鸡巴不知为什么就渐渐软了下去,林舒还以为是自己刚才对符大兵的娇叱给吓到了呢,慌忙叠送圆臀轻摆柳腰,以便让情郎的鸡巴在自己小屄的套撸下再次坚挺起来。

人们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可是林舒可能永远也猜不到自己情郎现在的心思,更是永远也不会想到此时正在自己的小屄里给自己带来愉悦的鸡巴,曾经也曾在

自己最尊敬最爱戴也是最亲密的老师兼姐姐和闺蜜的女性娇羞的阴道里给她带去

过一个女人所能承受的可以说是最无比的屈辱和哀伤。而这也是符大兵心里最最阴暗的那一块心病,但又是符大兵心里最最让自己回味不忘不枉此生的经历。

那是仿佛已经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作为保卫要人的职责,一次符大兵巡查各各岗位,有一次巡查到本市某人的深宅庭院里,还没进门就听到岗位上的几个小警察在交头接耳悉悉簌簌地说了不停。那个劲头就像是发现了什么西贝货一样一个个兴奋地了不得。就听到一个小子故作神秘地说道。

「又进去啦?又进去啦?还他妈的真勤快啊!就差他妈的天天来了呢?嘿嘿……」

「是啊!这个可真没有想到呢,我老爸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乐海阁,居然也是个出来卖的啊?难道她老公不管……啧啧……稀奇啊稀奇……」

「你知道个球啊!要是没她那个倒霉老公还好,你们难道没听说她老公给办了吗?都什么时候啦!真是消息闭塞啊!呵呵……」

「就是,你真是啥都不懂?嘿嘿……不过你才是消息闭塞不灵通呢!其实要是没她老公她早就出来卖了,我老婆说的,在电视台的都是有后台的,没有的你就等着挨肏卖屄吧!」

「嘻嘻……你老婆整天跟电视台的混,有没有……嘻嘻哈哈……」

「去你的王八蛋,我老婆只是和他们有业务关系,这也是听他们的人闲聊的时候说的,听说他们几个领导不合,最大的关系就是自己看中的小姑娘让别人先给肏了自己没吃到新鲜货,哼哼……」

「啊哟,符局来了,快快快……」

「你们都在干嘛呢?」

「符局……啊……唔……」

「你和符局还打啥马虎眼啊!符局是这样的,最近几天,电视台那个乐海阁几乎每天下午都来,晚上才走,您知道啦!哪还会有什么好事,还不是用屄撸屌的老戏码啦,嘿嘿……不过真看不出这样一个贤妻良母的女人,每次出来都是连腿都并不拢的妓女样,倒是还真让人大开眼界呢!嘿嘿嘿……」

「你们都扯什么驴犊子,人家乐台长是来汇报工作的,你们这帮臭小子都想什么哪……」

此时年轻人的冲劲给符大兵给激了起来,纷纷嚷着这事千真万确。这时这里的小队长李刚跑了进来。

「他妈的,都吃饱了没事干了是不是,想倒霉的自己去找根绳子去,别来祸害别人,这群孙子……」说完向符大兵敬了个礼说道。

「符局,您来啦,我正想找您,来我陪您巡视一下这里的安保工作,顺便向您汇报情况……」

这个李刚可是符大兵最铁杆的心腹了,原本也是个复员军人,做事又直又硬的,本来就是个吃不开的主,虽然能力很强可是就是没人看得上,还老被人拿去顶缸,好几次要不是符大兵爱惜他是个人才,他早就去站马路了,所以李刚对符大兵可以说是铁了心跟定的主了,尤其是符大兵做事向来一是一二是二的该骂就骂该夸就夸也让李刚很合自己的脾气,再也不用去花心思像去琢磨其他的那些领导的花花肠子了,其实就是琢磨破了脑袋李刚也是琢磨不出那些官老爷们肚里的蛔虫的,所以李刚对符大兵也是有啥说啥,从不隐瞒。

待续

连载

「符局啊!你别放在心上,不过那几个小子倒也不是胡说,你知道我们这位就好这口……」

「我知道,只是不敢相信连乐台长他都敢弄,不怕……」

「怕,呵呵,要是在以前还有点顾忌,现在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她老公现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如今她老公可能也就是要靠他老婆裤裆里的那两个洞才能保住一条小命呢,所以我们这位怎么会放过这样一块送到嘴里的肥肉不吃呢?

不过我们这位人品也真有些差,自己吃也就算了,可是过份的是还叫上一群狐朋狗友一起来糟蹋这个乐台长,可怜啊!上次被干得都没个人形了,裤裆里的那两个洞被足足肏了六个小时呢!啧啧……「

「切,弄得好像你他妈的亲眼见到似的……」

「符局,您知道我可从不骗你,这个我倒还是真的亲眼看到的,不过可不是全程罢了,只是过了六个小时后再去看,那帮孙子还在一个接一个地肏这个乐台长呢……」

符大兵一边听着一边在脑海里一次又一次的演绎着这个香艳的场景,从心底深处不由地妒忌起李刚来了。

「你是怎么看到的,是他妈的趴门缝吗?」

「那倒是没有,这哪有门缝给你趴,要是给人看到了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吗?」

「算你小子聪明,这种事没亲看到可不要胡说,听到吗!」

「符局,您知道我对您可是不敢胡扯的,刚才我还亲看到我们那位正搂着这位乐台长白花花的光屁股在办公桌上玩老汉推车呢!符局你想不想开开眼?」

没等符大兵开口表态,李刚便拽着符大兵的袖子把他带到了房子一侧的小树林里,里面有一台绿化工人剪树枝用的小型升降机,显然这个地方没多少人来,树有密了一点,所以显得有点阴森,李刚拉着符大兵登上去,一按按钮堪堪可站两人的小平台便稳稳地升了起来。

没等伸到头李刚就挺住了,符大兵往前一看刚好在树荫丛中有一个篮球大小的稀疏处就在眼前,定睛望去刚好对着西洋小楼主卧版落地窗,窗子的被擦得很干净,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有人影晃动,李刚从裤兜里拿出一个狙击枪上用的小巧的单筒瞄准镜交给符大兵,符大兵拿起来便朝那个主卧的玻璃窗瞧去。

轻薄的窗帘有气无力地拉着,一条足以让人偷窥的缝隙仿佛在与这窗外满园的春光一比春色,一具香艳的胴体无助地横陈在气派的办公桌上,女人的膝盖被男人死死地压在桌沿两侧,女人羞耻的下身被一览无余地大开着,方便着男人死死地压堵在自己一丝不挂的小屄上。

符大兵能看到男人丑陋的屁股正在不断地变换着碾磨与撞击的方向与力度,一阵风儿吹起窗帘,女人一张哀哀的俏脸与胸前一对颤巍的乳房,让符大兵简直喘不过气来,此时正好李刚转过身去接了个电话,趁着这个当口,符大兵迅速地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镜头一阵连拍,完事后把单筒瞄准镜交给李刚说道。

「李刚啊!这种事不关我们的事,管好你的人,可不要再乱说乱话,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是,我知道。」

「知道就好,走吧,我们到别处看看……」

就在符大兵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小警察颠颠地跑过来「报告,首长有请局长。」

符大兵来到客厅里,便见到一位五短身材一幅金丝边的眼镜俨然一副学者派头的男人,身旁站着一位一袭黑色碎花连衣裙的温婉可人的女人,此时的这对男女雍容明艳让人不敢直视,可是符大兵一想起刚才在单筒瞄准镜里一窥的春景不禁脸色一阵火辣。

「符局长来了,怎么也不进屋里来坐坐啊!是看不起老夫我吗?呵呵……」

男人的态度和蔼可亲,可是符大兵肚子则骂道「老不死的,你他妈的在女人屄里快活,我进来干嘛?难道你要我一起肏这个这个……」

符大兵瞄了一眼首长身边的那位端庄的女台长,这位在每天电视上都如约而至的电视台首席的新闻主持兼电视台副台长的乐海阁,符大兵因为工作关系负责担任保卫工作的时候也是不时见过的,第一次见还是符大兵刚刚复员入警队的时候,一见之后便惊为天人,从此这位长相贤惠甜美的女性便成了符大兵一个人撸管时的第一对象了。

后来随着自己的升迁,也越来越有了在女人面前的资本,可是每次远远地见到这位梦中情人,符大兵都会不约而同地变得惶惶如一个小学生一样手足无措,可是人家最多也只是礼貌地向他微微颔首,便可以让符大兵甘之如饴好几天,可是今天再看到乐海阁的时候,往昔的光环已然荡然无存了,剩下地只有在脑海中那挥之不去的橫陈在男人办公桌上的那具让符大兵欲火喷张的美妙胴体。

符大兵竭力地想要控制自己,可是下体的勃起已经游离在自己的意志之外,好在自己的公文包才使得自己免于尴尬。

「哪里哪里,首长公务繁忙,我哪里好意思打扰,现在我正要走,不知道首长叫我有什么吩咐?」

「哦!符局长你刚好要走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屈驾送一下乐台长回去,我的司机老张刚好有事,你看……」

「方便方便,我一定亲自送乐台长平安回家,首长你放心吧!嘿嘿……」

就在符大兵答应的同时,符大兵仿佛觉得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一个犹如鬼魅的邪念迅速地占据了自己的身体,即使自己想竭力地去摆脱,可是一看到一旁身材姣好容貌清丽的乐海阁这样一个女神般的人物,符大兵已经迫不及待地希望自己化身成就在刚才那个趴在这具赤裸胴体上疯狂蹂躏的那个男人。

「为什么别人可以想肏就能肏到她,她就是个鸡,一个他妈的高级妓女,你也可以肏她,想怎么肏就可以怎么肏她这个假装贞洁正经的骚货……」

内心深处的那个邪恶不停地在给符大兵鼓气着。

符大兵开着车,后座的乐海阁闭着美丽的双眸脱力一般弱不禁风地倚在后座,似睡非睡间方尖领下一条似露未露的乳沟形成一条神秘的黑影,隐没在黑色的碎花连衣裙下,丰满的胸脯随着气息上下起伏着,符大兵仿佛可以看见在乐海阁丰腴的胸前那两粒还兀自仍然兴奋勃起着的乳头依旧努力地顶在夏日轻薄的裙衣下轮廓分明。

「乐台长?乐台长……」

符大兵试探地叫了两声。

「啊……符局长,你在叫我吗?真不好意思,我……对不起,对不起……」

乐海阁在自己倦意中惊醒过来,不失大家闺秀温文尔雅地向这个自己并不太熟悉的男性礼貌地道歉。

「没事没事……乐台长公事繁忙,刚才给首长汇报工作一定很累吧?嘿嘿……」

「嗯……」

乐海阁听符大兵这么一说,不禁脸上升起了红晕来,一想到自己一进那个老禽兽的房门就给他上下其手又搓又揉又亲又插地,比一只下贱的母狗都不如,如此的辛酸苦楚真得是实在不可为外人道,所以随便支吾应承了一下就又把眼睛给闭上了,只希望这个看起来粗头粗脑的男人可以识趣地闭上他的嘴巴,不再骚扰自己。

乐海阁又哪里能想到,也许正是她这个不经意地举动彻彻底底地击碎了符大兵内心深处那最后地那一层的良知,被一个他自己自认为下贱的异性无视甚至是

蔑视地羞愤再加上先前欲望地刺激让符大兵已然变成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认识自

己的穷凶恶魔,而此时的乐海阁全然不知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何种的悲哀结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乐海阁在恍恍惚惚朦朦胧胧之中睁开眼睛,在适应了眼镜对光线的反应后才突然发现自己乘坐的小汽车竟然是在一片荒凉的小山丘间穿行着,渐渐昏暗的天色,让一种女性本能的惊恐开始在乐海阁的心中升腾起来。

「符局长……我们……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啊哟,乐台长你醒啦?我们这就到了,这里很僻静,自从两年前,这里发生过两起奸杀案後,就很少有闲人敢走这里了,尤其是在快天黑的时候,嘿嘿……」

在夕阳的斜射下,符大兵的身影被拉得出奇地长,怪异地就像是一个噬人的怪物,嘿嘿地怪笑声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你……你想干什么?救命……救命啊……」

「别叫了,我的乐大台长,如果你不想我把这个发给你女儿的话,就乖乖地听话……」

说完掏出手机,轻轻一按,乐海阁便感觉到自己的手机在包里轻轻地振动了一下。

「自己看看吧?自己的男人还在局子里,就和别的男人把屄给肏上了,啧啧……我真为老正不值啊!看你这个骚样,还挺享受哦,嗬嗬嗬嗬……」

待续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