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摊上一个有淫妻情结的丈夫

(十六)

那天我脑子里有和爸爸做爱的幻想以后,其实我后来的一些日子里也没有多想,毕竟那些都是自己一瞬间的幻想,就像明的诸多奇怪的幻想一样,不是每个幻想他都会去实现。以前他幻想过让一群民工来操我,还有让几个黑人一起用他们的大鸡巴把我操晕,这些都没有实现,也不太可能实现,毕竟大家的正常生活也很保守,所以实现了的幻想也并不多。加上外面的不确定因素很多,很多幻想也就是想想而已。

这个事情我也没有告诉明,但我自己有时上网也留意一些父女乱伦的话题,有时也在网上聊天,会有一些男人和我聊和自己女儿做的事情。网上这种人还真不少,但不知道他们说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和他们说了我的想法以后,他们都鼓励我去诱惑我爸爸,说我爸爸肯定也想操我很长时间了,只要我稍微暗示一些,这种事就能成。

虽然我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但是我又让这种想法悄悄的蔓延,最后我实在不行了,就和明坦白了。明不在乎我是不是被爸爸操,他倒是对我妈妈很感兴趣,问了一些我上次回家的细节。明本身是搞电脑的,他说下次我们一起回去,就会搞明白了。

过了一个月,正好是五一节,明的单位也放长假了。本来杨帆又来约我们一起出去玩,那意思我们也明白。我们说要回老家就推辞了。明的情绪非常高,我明白显然不是要见到我父母,也是有可能在这次会我父母家时有可能趁机发现我父母的什么秘密。他准备好了一些软件,买好了机票,然后兴高采烈地就和我回我父母家了。我父母在南方,五月份天气已经开始热了,一回家我们就换了夏天的衣服。我父母对女儿女婿回来当然很高兴,明已经有近两年都没回我父母家了,我妈妈对明这个女婿一直有很满意。身材相貌还有家里的条件都算是上等吧,亲家在北京也是有一定实力,我妈妈也一直觉得我嫁对人了,所以到现在一直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每天我妈妈都想办法做好吃的给我们吃,我们一家四口坐着家里吃饭的感觉非常温馨,我都感觉不到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其实很龌龊。

白天趁我爸妈上街买菜的时机,明就溜进我父母的卧室里,他们有个笔记本电脑在卧室里放着,我平时在家都是用着客厅里的电脑,卧室里的电脑我也没动过。明打开那个电脑,还好,那个电脑没有密码,他把电脑里的文件都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倒是发现了一个QQ号,名字叫老江湖。估计是我爸爸用的。后来明又用他的电脑技术,把以前电脑里的文件恢复了一些,倒是发现了一些成人录像之类的,也没啥特别的,也许是我爸爸背着我妈妈下载看的。

后来明就在我父母的卧室里装了个微型窃听器和针孔摄像头,我虽然觉得这不好,但还是没有阻止他这样。

我妈妈虽然50多了,因为保养的好,看的也不老,我老和妈妈调侃说我们在外面走别人都说我们是姐妹不是母女,妈妈虽然说我越来越不正经,但能看出来她还是很享受这种感觉的。开始两天也很平静,晚上我们在我们的房间里就通过摄像头看他们在干什么。开始也没什么不正常,后来我爸爸就打开电脑,好像是在和别人聊天,我妈妈也时不时说两句。再后来我妈妈就坐到我爸爸边上也和对方聊了起来。声音听不太清楚,但感觉上好像很暧昧。我和明看的津津有味,明还一只手摸着我的奶,一只手伸到我裤子里。

不一会,好像他们有些动作,我妈妈开始脱了一件衣服,只穿个奶罩,我爸爸也光膀子了,然后我爸爸开始从后面抱着我妈妈,一边打字一边聊。不一会,我妈妈的奶罩就被解开了,露出白花花的奶子,我妈妈的奶子不小,虽然因为年龄关系有点下垂,但还是比较性感的。我爸爸就用手揉一会奶打一会字。他们玩了一会,也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后来就关了电脑。我爸爸把我妈妈按倒床上扒拉裤子,自己也脱光了,两个人就操了起来。慢慢的我妈妈的淫叫声就起来了,可能是怕我们听见,我妈妈一直压着声音哼哼。我爸爸似乎很兴奋,把我妈妈翻过来倒过去操了很一阵子,还一边打我妈妈的屁股,嘴里一边骚逼婊子之类的粗话说着,完全不像平时温文尔雅的样子,我妈妈也没了平时贤淑安静的女性知识分子的神态,被我爸爸操最后都软瘫在床上动不了。最后我爸爸一泡浓精射进我妈妈的逼里,两个人都懒懒床上的躺在床上聊天。

我爸爸对我妈妈说:「你发现没有,咱家兰兰现在越来越成熟性感了,有那种熟透的感觉,很象你当年一样骚。」

「别瞎说,那可是你女儿。咱们都这么不正经了,老了陪你玩玩也就好了,你可别有啥外心思。」

我爸抱住我妈妈,吃了口她的奶:「老伴,说实在的,你是不是感觉咱家兰兰在外面有人,别让女婿知道了。她老在家里不工作,耐不住寂寞外面找人也说不好。」

「不会吧?兰兰挺老实的,也蔫,没胆子在外面找人吧。不过,她上次回来和这次回来我也观察了一下她,有一种感觉我也说不出来。女人的感觉往往是很感性的,她是我自己闺女,我也总感觉有点什么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兰兰去美国之前还是个姑娘样子呢,白白细细的脖子,胸也不是那么大。按说那时她也结婚了有一阵子了,从美国回来以后,再看这段日子回来,我觉得她变化特别大。要是生了孩子也说的过去,好像她也没怀过孕。仔细看看她脖子,明显粗了不小,胸比前两天大了很多,身上女人的那种成熟的味道和以前不一样了,再看她走路,明显就是性生活很频繁的女人才有的步态。难道兰兰她真在外面有人?或者是…」

「女儿嫁出去就是人家小明的女人了,小想怎么操那是小明的事了,再说了闺女愿意怎么玩,咱们那管得了,我看兰兰面色红润,也没受啥委屈,年轻人玩的凶也正常。咱们年轻时不也是那样没日没夜的操吗?你那时候还真耐操,估计兰兰也继承了你的体质和骚性,要不是自己女儿,我也会把她扒光了好好操几次。」

「瞧你个死不要脸的,要叫兰兰听见了,你的老脸往哪搁呀,你都这样操了我几十年了,老了老了,还带着我玩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都得去跳河了。」

「你被操的时候不也挺骚的吗?骚劲不减当年不是……呵呵」

两个人说说以后就睡了。我和明听了他们的话倒是睡不着了,明对我说:「你看,你爸妈肯定有猫腻,不知道是在和谁玩呢?想不到你爸妈这个年纪了,还在玩,看来我们只要主动点,你爸爸肯定会操了你。」

「你就真那些想让我爸操我呀,到时候你别后悔。」虽然在抢白明的话,我的心跳却扑通扑通的跳。

五一节过后,明就回去上班了,我留下来继续陪陪父母。我爸爸还是在家里的时间多,看书,上网,买菜,日子倒是很规律。

我突然想起来爸爸有个QQ号,我鬼使神差地取了个网名紫花,也新注册了个QQ号,把老江湖加入,过了一阵老江湖果然接受我成为好友。我心里感到那种恶作剧的快乐,老江湖就在我边上,他却不知道紫花是和他就在一个房子里。哈哈。

我开始和老江湖闲聊了起来,老江湖介绍他的情况时,别的方面倒是没有编造,说自己是大学的老师,年龄却少说了十几岁,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我介绍自己是个寂寞的家庭主妇,当然也没有编造,本来我就是家庭主妇。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聊天其实很简单,不到半个小时,话题就转到性方面了。他一边问我的情况,一边也说了自己的情况,也说了他有一个很性感的女儿,嫁到北京去了。

我就问他:「现在网上很多那种父女之间,母子之间的乱伦话题,你怎么看?」

「这种事情要互相都愿意,还要创造条件才行吧。总比到外面乱找好,俗话是肥水不留外人田,这种事做得说不得。还是哥哥家庭自己的私事。」我爸爸的回答倒是很符合他平时的思想。说实在的,我爸爸这种不受条条框框约束的思想对我影响也很大,他从来就不认为什么一定是对的,什么一定是错的,对事情的包容性很大。可能这种影响也是导致我接受明换妻的一种原因。

我们就这样一天一天没事就聊几句,慢慢变得无话不聊了,老江湖告诉我他女儿现在就在家里,其实他每次看见女人性感的身体都在咽口水,希望找机会看见女儿的身体。为了满足他的愿望,我故意有时洗完澡会我的房间时没把房门关严实,我自己裸体四仰八叉躺在那手淫。后来老江湖再和紫花聊的时候就很兴奋地说他已经看见女儿的身体了。我心里暗暗发笑,老爸呀,还不是我故意给你看的。你就这么兴奋。但是紫花也不能表露出来。

经常我们就都坐在厅里,一人抱一个手机在那聊天,老江湖却不知道他的紫花就坐在她旁边。后来我们终于到了互相发身体照片给对方,老江湖给我发了他的鸡巴勃起来的照片,看的是很大我也莫名的兴奋,就把自己奶子的照片给他发了,老江湖忍不住大加称赞,说紫花的奶子又大又白,和他女儿的奶子一样。我心想本来就是一个人,可不是一样么。

到最后,我们聊的更加露骨了,我问他,如果我是他女儿,他会过来操我吗?老江湖以为我开玩笑,就也开玩笑说:「来吧,骚女儿,我的大鸡巴等着你。」他以为我们在玩角色扮演呢。

然后我就到厅里去,看见他正在给紫花发露骨的短信呢。然后我坐在身边,说:「爸爸,你在和谁聊天呀。」

「嘿嘿。一个网友,闲着没事瞎聊。」爸爸在掩饰着,有些尴尬。

「这个网友是不是叫紫花呀?」我过去抱住我爸爸肩膀,奶子靠着他的胳膊。

「是你,原来是你这个死丫头一直骗爸爸呀?」我爸吓坏了。

我不说话,气息加重了,赖在他身上,手熟练就拉开他裤子拉链,把他早勃起的鸡巴掏了出来,用手来回套弄。

我爸爸这是也忍不住了,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他也知道是我勾引他。

他一把抱住我,凑在我耳边说:「兰兰。让爸好好疼疼你。」

我不说话,身子直往他怀里钻。我爸爸在也忍不住了,把一把扛起来,扛到他卧室里,然后把我往床上一扔,就扑了上来。三下五除二就迫不及待把我衣服全部剥光了,我的奶子白花花的就呈现在他面前。

「兰兰,你比你妈妈年轻时还骚。」说完就埋头在我身上啃。我的全身上下都被他吃了一边,下面的逼也被他含住吃了半天,搞得我当时就喷了不少阴精。这个感觉刺激的我真受不了。我抱住他,握着他鸡巴就往我逼里塞。

我爸也兴奋到顶点了,他把他红的发黑,足有16公分的鸡巴就全根没入我的逼里面。然后扑哧扑哧一阵猛操,我被他操的身子有点飘,感觉我爸的鸡巴不必明的鸡巴差,都快60岁的人了,还这么勇猛,不知道我妈妈每天是怎么挨过他这样操的。

「好爸爸,快操死你是骚逼女儿吧,我要你每天操我,操我,操死我吧。」我被他操的也顾不上什么,乱喊乱叫了。

「骚女儿,你嫁给小明以后,被很多男人操过是不是?要不然不会这么骚。」

「是呀,操我是人很多,还是爸爸你最厉害。快操我,我要死了。」他越撞,我觉得逼越痒,恨不得他更快更重地操。

「是你自己到外面找的,要注意安全,小明不知道吧。」

「明给我找的,他喜欢看我被别的男人操,然后他加入一起操。你女儿是个人人可操的大骚逼了。爸爸你使劲操我吧,你想怎么操都行。你有朋友没有,叫他们一起来操我吧。」我被他操的都兴奋的胡言乱语了。

「好,那以后我叫人一起来操你,把你操爽了。然后让明也操你妈妈的逼,咱们一家人一起操。你妈妈也是个大骚逼,我已经和好多人一起操过她了。」爸爸也被我说骚话刺激的发了狂,他把我翻过来,一边从后面猛撞我,一边下手猛打我屁股,一只手还扯着我的头发,我就象他胯下骑的一匹母马,我们就在那种疯狂乱伦的气氛中疯狂交媾,我的奶子在乱甩着,头也胡乱摇动,屁股使劲往后顶,想让他操的更深一些。

我爸爸看见我这么骚,加上长久以来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白白花的年轻肉体就在他胯下摇动,他鸡巴撞的更凶了,手也不停打我屁股,打的我有点疼,但巨大的性刺激让我感受不到疼痛,只是在一种淫乱快乐的巅峰上的疯狂。就这样,我爸爸最后冲刺了,一泡浓精射进了我子宫深处,然后他也瘫在我身上喘气,我也在连续高潮以后瘫了下来,下面被射进去的精液开始往外流,和前一天晚上我妈妈逼里流出来的精液一起沾在床单上。

也许今天发生的是个偶然的因素,也许今天发生了把我们家里的潘多拉盒子打开了,但是此时此刻,我躺在我父母的卧室,赤身裸体,全身瘫软,我爸爸射完精的鸡巴刚刚从我被操的微肿的逼里滑出来,这种场景也许在很多家庭也上演过,也许在我家里以后会经常发生,也许还有我妈妈,也许还有明。我躺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

过了一会,我爸爸也缓过来了,他把我抱起来,抱到卫生间,然后我们在家里的鸳鸯浴缸里泡了起来。我爸悄悄对我说,我嫁到北京去以后,他和我妈妈做爱的频率增加了很多,每次操完我妈妈,我妈妈就要他把她抱到浴缸里泡澡。他说我妈妈以前忙着养家带孩子,都没那种心思。我嫁了以后,到变得越来越有风情了,别看在班上一本正经,在单位上也是个领导,回家以后经常主动发骚。后来,也和他一起在网上和网友玩,还把逼和奶给网友看,有几次还操逼给网友看。他说我妈妈开始不愿意,还说他不正经。后来,我妈妈自己也在网上聊天,聊着聊着就被人家带进去了。我爸爸劝不行,她自己却被人家说的主动脱衣服给人家看,经不住网上那帮男人夸,说她年轻,比40岁的女人还年轻。她自己的虚荣心也起来了,人家越说她年轻性感,她就越满足,最后自己被人家说的就脱光了给网友看。

经爸爸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了,我刚回来那几天通过摄像头偷看的场景是为什么了。心里不免一阵感慨。也许这就是命,我妈妈的命和我的命都已经注定。即使她到了50多岁也还是逃脱不了。

(待续)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